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资讯 > 婚姻家庭 > 所谓老伴与年龄无关 老夫少妻也一样可以白首到老

所谓老伴与年龄无关 老夫少妻也一样可以白首到老

时间:2018-08-11  来源:  作者: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所谓老伴,与年龄无关

生活就是书,每个人从中吸取的营养各不一样。生活教会了老夫少妻的我们,什么才是真正的老伴。

讲述人:阿芬(化名)女47岁个体户柳州人

文字整理: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记者韦黎

两个场景

嫁给阿生那年,我38岁,他61岁。我们相差23岁,再加上他有退休金领,大家都觉得我有所图。

我永远忘不了两个场景。

我和阿生相恋半年后,都感觉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这时,他提出想和我的亲戚朋友见个面,顺便告知大家我们将要结婚。我高兴地答应了。那个周末,我叫了十几个亲朋好友来家里吃饭。大家边包饺子边聊,都在猜测61岁的阿生到底长什么样,竟然这么让我心动。这时,电话响了。

阿生在赶来我家的路上摔跤了,摔得不轻,必须马上去医院。他可能来不了我家了。我很失望。告诉大家这个消息时,大家也很失望。一个亲戚问我:“他一把老骨头了,跌伤了你不去医院照顾他呀?”我刚才也说要去照顾阿生,他却拒绝了,说他一个人能应付,医院还有护工、护士,都可以帮忙。阿生不希望我为了他丢下一屋子的客人不理。他这么坚持,我只好从命。

得知阿生不来,大家反而轻松了,大肆聊了起来。性格直率的亲戚问我,到底看上阿生什么,是他的家底厚,还是他的退休金高,又或者是他有个在广州挣钱的儿子。我说这些我都不在乎,我看上的是阿生的人。大家愣是不信,说我没到40岁,完全可以找个年龄相仿的,这么好的条件浪费了。大家你一句我一句,都在劝我考虑清楚。正聊得起劲时,阿生突然出现了。

阿生一瘸一拐地走进来,热情地和大家打招呼。阿生的长相本就不显年轻,加上受伤挨了一番折磨,看上去更憔悴了。我听到有亲戚议论,说阿生看上去何止61岁,我别被他忽悠了。我的心有些难受。请到家里吃饭的,都是平日和我关系要好的亲戚朋友,他们都这么看我和阿生的感情,外人是不是会说得更加难听。阿生看出了我的尴尬,他紧紧地牵着我的手,笑对大家。

这是第一个让我难忘的场景。这个场景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老少恋要得到大家的认同,并非易事。

第二个场景发生在阿生家。阿生的儿子小斌得知父亲准备再婚,他带着老婆和孩子特地回到柳州。由于天气原因,飞机晚点了,他们很晚才到达。一进门,小斌就对中国的航空公司抱怨了一番,说他经常出国,外国的公司做得好多了。他足足抱怨了十分钟,然后才和我打招呼。

小斌是一家之主,他上班挣钱,老婆小夏在家带孩子。小斌滔滔不绝,小夏却很少言语。从他们的相处模式可以看出他们的家庭地位。小夏被冷落得厉害,我和阿生看得极不忍心,主动和她说话,和她聊孩子。

阿生好言好语地劝小斌:“儿子呀,女人在家带孩子也是好辛苦的,你对小夏好点,莫以为自己挣了钱就对人家态度不好。你要学学我对你芬姨,男女之间是平等的,相互尊重,这样相处才舒服。”

小斌听错了重点,劝他的话他没听进耳,却揪着一个小细节不饶:“爸,她小你二十几岁,才大我几岁,我应该叫芬姐才对吧!”阿生生气地看了小斌一眼:“你叫她姐,辈分不就乱了嘛!”小斌瞟了我一眼,冷冷地说道:“你本来就是乱来,找个这么小的女人做老婆,小心人家对你有所图。”小斌的话说得很轻,我却听到了。阿生的耳朵已经有点不太好使,但他似乎猜到了小斌的意思,于是马上为我辩解:“人家年轻,又有房子,是我图人家,不是人家图我。”

气氛有点尴尬,大家不再说话。这就是令我难忘的第二个场景。几天之内经历了这两个场景,我的心有些寒,不由得怀疑我和阿生的恋情是不是错了。阿生非常担心我动摇,他失眠了一整夜。

第二天,他拿着户口本来找我,说去民政局登记,他再也不想听旁人嗦了,他想娶谁就娶谁。当时,小斌一家还在柳州,阿生出门时小斌曾问他去干吗,他大声吼道:“去找你芬姨结婚。”小斌愣住了,想劝他,却知已经劝不住,只好让阿生出门。阿生一出门,小斌马上给我打电话:“芬姨,看来我爸对你是认真的,我们不再反对你们结婚,希望你莫要辜负我爸。”

下一页第[1][2][3]页

为儿倾囊

故事听到这里,你一定觉得我和阿生的结合很不易。是的,我们好不容易相遇,好不容易克服困难结婚,未来的日子我们一定好好珍惜。没有山盟海誓,只有一对再普通不过的婚戒,我们结婚了。

小斌在广州工作,阿生一直独居。和我结婚后,他提议采用抓阄的方式来决定谁搬到谁家住。我先抓了阄,结果是我去阿生家住。阿生很兴奋,表情却有些狡黠。我想看他的阄,他死活不给。后来我才知道,阿生写了两个一模一样的阄,写的都是我搬到他那里住,他的目的既自私又可爱:他家里种了很多花草,他不舍得那些花草,想让我搬过去跟他一起伺候它们。就这么简单。

我认为,一个男人爱养花草,这个人一定是善良的。婚后的生活证明了这一点。阿生不能陪我长跑,不能陪我去打羽毛球,他却可以陪我散步,陪我在家看电视,陪我到花鸟市场闲逛。有得必有失,我看得非常开。我们的生活很平静,也很幸福。但是一年后,珍贵的平静被打破了。

一天晚上,我和阿生准备睡觉,小斌的电话打来了。小斌说他要在广州买房,房价太贵了,希望阿生资助他首付款。阿生口气很大:“讲,要几多,我都满足你。”我在一旁听得汗颜。小斌吐出了一个数字:“100万!”阿生怒了:“100万都可以买一套房子了,你这哪是首付!”说完他才想起小斌是在广州买房,而不是在柳州。小斌说,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挣钱,也很省着用,首付的缺口依然还有100万元那么多。阿生心疼孩子,他叹了口气,说他好好地想一想。

结婚这么久,我一直不知道阿生的身家如何,只知道他有两套房子,一辆车,至于积蓄有多少,不得而知。直到小斌伸手要钱,他才说实话:小斌要的这100万元,阿生要卖房卖车才能凑得齐。

我毕竟是后妈,小斌的事我不好发表看法。阿生要卖的东西都是他的婚前财产,卖完得到的钱是给小斌的,我决定不掺和,只协助阿生。忙活了两个多月,阿生凑到了90万元,还差10万元。

阿生只剩一套房子,如果再把这套房子卖掉,只能住到我家了。我家是两室一厅,根本容不下他的花花草草,到时花草肯定要丢掉一大半,他舍得吗?阿生说出了心里话:“我自己没有家,也要给花花草草一个家。”他决定不卖房子,而是卖掉手表等物品,凑够10万元给小斌。直到这时我才知道,阿生平时戴的那块手表售价是十几万元,他平时用的物件多是大品牌。

你一定疑惑:阿生这么需要用钱,身为他的老婆,我为什么不出手相助?我想过要帮阿生,但是小斌一再跟他强调,说不想欠我的人情,我的一分钱小斌都不想要。阿生也坚持不要我的钱。

小斌买了房子,阿生松了口气。没过两天,小斌又来电话:房子的首付已经付了,但是房产税和其他费用加起来要几万元,他手上已经没有钱,只能再向阿生求助。阿生叹了口气:“养儿子是给自己找累。”

话虽这么说,阿生还是想办法又凑了几万元给儿子。我很纳闷:“你已经山穷水尽,这几万块钱去哪里找的?”阿生三缄其口,就是不肯说。许久之后我无意知道,这笔钱他是跟老同事借的,他答应对方每个月发养老金就拿2/3来还钱。得知真相,我非常心疼阿生,却更加爱他了。

上一页下一页第[1][2][3]页

老伴的含义

我和阿生经常开玩笑逗趣。

他常笑着说:“莫看我一穷二白,我至少有套房子,还有养老金,像我这种老‘钻石王老五’,还有好多女人追的,你要看牢我。”阿生自我感觉非常良好,虽然他不能给我太富裕的生活,却给了我快乐。

我刚过不惑之年,在事业上充满了斗志。我也拿阿生逗趣,说他虽然一把老骨头,但是很旺妻,自从嫁给他,我的生意好多了,收入翻倍,挣钱挣得很起劲。每次接了什么大单大挣了一笔,我都要在阿生的脸上亲一口。阿生乐呵呵的,说他现在脸上长褶子,都感受不到亲吻的温度。

以前,我来来往往骑的是电动车。挣了钱后,我考了驾照,买了一辆可以拉货的汽车。同行看到我换交通工具,有的表示祝贺,有的说话却酸酸的,说我的汽车肯定是我那退了休的老公给我买的。为了不影响同行之间的关系,当着大家的面我忍了,没反驳。可是回到家,我委屈得哭了。

我真的很委屈。当初嫁给阿生,大家都说我图他的。可是结婚这么多年,我什么都没有得到,全靠自己。即便这样,大家还误会我。阿生也很无奈,说一切都是他害的。我发了一场高烧,连续两天没做生意。第三天开工,曾经酸我的两个同行主动前来关心我的病情,对我的态度180度转弯。原来在我生病期间,阿生特地去了我工作的地方找我的同行,消除了他们的误会。

结婚这么多年,太多的议论和误会,太多的酸言酸语。经历这么一遭,我彻底释怀了,决定今后再也不把旁人的言论当一回事,走自己的路,让他们说去。这么想后,我和阿生的日子更滋润了。

用了3年时间,阿生终于把向老同事借的几万元还清了。还清钱时,他的养老金账户上只剩1000多元。他笑呵呵地问我:“我只剩这点钱了,你嫌弃我吗?”我佯装生气地回他:“嫌弃的话当年就不嫁给你了,老夫老妻讲这种话。”我的话音刚落,阿生用力地把我的手拉过去,把他的养老金存折塞到我的手里:“你是我们家的总管,我的钱给你管,我放心。”那一刻,我落泪了。

今年,我47岁。这个年纪的女人,不算年轻,也不算老。但是,我已经深切地体会了“老伴”的含义。在我看来,所谓老伴,和年龄无关,只和心情有关,和感情有关。一旦认定了一个人,决定和他相濡以沫、白首到老,那么什么都能容忍,什么都可以原谅,看他什么都是好。

今年阿生满70岁。在这个重要的日子,我决定送他一块手表。挑手表时,阿生最终挑了一块几千元的。我知道,曾经戴过十几万元手表的他,怎么会真心喜欢几千元的手表,他只是在为我省钱而已。他的心意,我心领了。夫妻之间,不就是这样吗?不用太多言语就知道彼此想什么。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上一页第[1][2][3]页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