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资讯 > 人间百味 > 开网约车上街捡钱的时代

开网约车上街捡钱的时代

时间:2017-04-25  来源:网易人间  作者:冯成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前言我曾是易到的员工,也是这个服务的重度体验者。虽然也有被无赖司机赶下车的遭遇,但相对于我27268公里的易到里程而言,那只是一次5公里不到的不快。离开易到一年半,我写下他们的故事。

2013年底,北四环边的圣地

下午的余晖正在褪去,彩和坊桥下的应急停车区,辛师傅靠在自己的奇瑞车旁,悠然地点燃一支烟。

“他们快下班了,注意看着点终端。”旁边标志408的张师傅提醒老辛。

“没事,看着呢。”辛师傅咂巴了一口,不紧不慢地回道。

“随叫随到……从技术交易大厦,到安贞北土城西路……”说时迟那时快,易到的司机端,已然弹出了下班高峰的第一个订单。

“你们别抢了,看着,这单子肯定是我的。”辛师傅对旁边的几个司机说道。

“别开玩笑了,就你那破车,人家能选你才怪。”黑色凯美瑞边上的何师傅揶揄老辛。何师傅是第一天来这里趴活,前不久刚加了一个易到司机群,群里的师傅们说这里单子多,而且都是大单。他也打算过来试试运气。

“我跟你打赌,要选了我,你明天请我一包中南海。”辛师傅嘴角上扬,扶了扶他的老花镜。

“恭喜接单成功……”话音未落,辛师傅的易到终端传出了接单成功的通知。

“走咯!明天我在这里等你的中南海啊。”辛师傅丢掉他没抽完的大前门,无不得意地看了看一脸错愕的老何。

“你不懂,老辛牛逼着呢,航叔都坐过他的破奇瑞。”小张对老何笑了笑。

2016年以前,辛子荣师傅是活跃在北四环彩和坊桥下上百位易到司机中的一员,也是这片儿较有名气的一位老大哥,善于言谈,为人热情,服务周到。

技术交易大厦坐落在北四环边,在这座黑的大楼下面,上一次网聚如此众多车辆,还是2010年。那一年,最大的民营书店“第三极”倒闭,出版商和供应商的车辆挤满了彩和坊与北四环辅路,大家推着板车冲向大楼,像非洲草原上的鬣狗与兀鹫,瓜分着第三极最后的残骸――书和影音制品。

2013年底,随着易到用车总部搬迁至此,这里逐渐成为司机们趋之若鹜的“圣地”,因为他们都知道这里的“单多、活儿大”。

下班高峰,从海淀桥海淀图书城,也就是今天的创业大街北口,一直到彩和坊路狭长的临时停车区,停满了形形色色的车辆,司机们挨个靠在车边,相互攀谈。

辛师傅有一个令人佩服的技能:他的车是一辆咖啡色的老款奇瑞旗云,在楼下众多趴活的车辆里平淡无奇,甚至略显寒酸,但他的单子几乎每接必中,甚至出现过打败奔驰、奥迪,抢单成功的情形,这让那些“被pk掉”的司机百思不得其解。

辛师傅的“常客”里,有一大串易到曾经的员工,产品工程师、程序员、市场运营不一而足。有一次,他甚至把易到一位vp喝得烂醉的朋友送回家门,为此,他对着彩和坊桥下的“战友”们吹了半年的牛皮。

领导下马,出来排遣生活

2016年11月之前,在职的易到员工,都会享受公司内部一项重要福利:用车6折。这项福利的好处,让这些曾经的易到员工体验过形形色色的司机,感受过各式各样的车辆。

辛师傅的旗云并不是最寒酸的一台。我遇到最寒酸的一台车,是一辆1998款的墨绿色富康。

我第一次在健翔桥下单时看到居然还有富康,纯粹因为好奇选了他。

当这辆磨砂绿的富康停在路边时,我还在纳闷和老家我爹开过的那台感觉不太一样――虽然长得都差不多。

留着小平头、戴着墨镜的王师傅给我开了车门。一聊才知道,王师傅的“真身”,其实是中航工业的王工程师,也是一位开了20年车的老司机,这辆98款的进口富康,从电镀烤漆和内饰材料都跟国产货不一样,坐进车里闻到的气味都有些不同。

王工的父亲是钱学森那辈的科学家,还曾与钱共事过,公司改制后让他去上海分所,习惯了北方生活的他没有服从组织安排,执意留在北京,便被安排了一个闲职,闲来无聊,王工就开着他的进口富康,开始接单体验生活。

王工具有典型理工男的一切特质,衣着朴实,酷爱航模,有动力滑翔伞的飞行执照,还告诉了我除过大疆之外,还有哪些硬核科技都不错的四轴。在他的指点下,我后来真的去十三陵附近的飞行基地体验了一次动力滑翔伞。

每次搭乘他的车辆,王工都会把仪表盘的里程归零,送我到站后告诉我实际用车距离。然后会告诉我,“你们易到的软件不能老靠GPS,实际上丢公里的情况不少,每次都会丢1-2公里。”

2015年以前,易到有一项“为他人叫车”的功能,我常用此为老婆王老师叫车。

她是个很挑剔的人,在北三环住的那一年,我几乎把周边的司机都打了一遍,其中还遇到了首钢前董事长周北方的秘书。难得给人五星好评的王老师甚至让我给公司申请,要给司机额外嘉奖打6星。

这位秘书的白色索纳塔8并不惹眼,但车总是干净的出奇,每每锃亮如新,甚至在车内看不到任何灰屑。老师傅比我们年长许多,但上下车总会主动开车门,丝毫没有懈怠。

言语中才得知,也是因为老领导落马后内退,老来感受到各种人情冷暖,出来接单得以排解。

为排遣生活出来接单的司机不在少数。为排遣生活出来接单的司机不在少数。

为排遣生活出来接单的司机不在少数。

“年纪大了都退休了,孩子都在国外,老两口在家里带着你瞅我我瞅你的,没一会儿就开始干仗,还不如出来赚点零花钱。”一位林大的退休老师也给我倒过苦水,“现在好了,我退休金都上缴,但也给她说,我拉活儿的钱你别管,每个月拉个万八千的,和我那些哥们朋友出去喝两杯,她也没啥好说的。”

2015年以前打易到的车,有一种“总有新奇在身边”的感觉。

老年师傅比较多,小鲜肉也不少。

《来自星星的你》比较火的时候,我偶然一次为当时还在小西天工作的王老师叫了一辆本田杰德。开车的师傅也姓都。

王老师回家给我好生称赞,让我一定收藏,我还好奇一向挑剔的王老师究竟遇到了怎样的师傅,后来我也叫到了这位帅哥师傅,确实是枚型男,无论是发型还是衣着品味,着实不俗。我好奇翻了一下司机的评论,果然是一水的妹子花痴状留言……

2015年之前,上街捡钱的时代

“不管政府那边如何,我坚信这个平台一定有前途。”2014年7月,在一辆别克君越上,一位司机无比坚定地对我说。

“是啊,最近公司要融资了。我也看好这行。”入职满半年,我也信心满满,好似那只“被吹上风口的猪”。

“对了,我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听说腾讯也要搞这个了,你们得小心。最近苏州街银科楼下,好些司机去报名了。”

“腾讯做打车软件,不会吧?我反正没听说,他们投了一家叫滴滴的打车软件,自己没必要做了吧。”

“是真的,他们也给我发材料了,这不……”宋师傅递过来一张传单,上面写着“腾讯优打车,诚邀司机加盟,月入过万不是梦”。

当年中旬,滴滴开始以“腾讯优打车”的旗号,在北京等地招募司机,蓄势待发。8月19日,经过3个多月的准备,滴滴专车上线,一时间也成为司机中的热门话题。

“能不能给你们领导反映下,多做做广告,虽然你们价格比滴滴高,但单子少多了。”8月的一天,辛师傅在车里跟我聊天时说到。“除了中关村CBD,其他地方基本上没有活儿。”

“会的,最近已经和百度谈拢了,百度可能要投资了,马上要有大的推广,更多人会知道我们的。”不过,最终投资易到的不是百度,9月,周航在中关村创业大街黑马会咖啡厅召开庆功会,宣布易到已经获得GIC领投的C轮融资。

几乎同一时期,易到与百度合作推出优惠促销活动,获得了百度的流量入口,订单纷至沓来。

“不过小冯啊,虽然最近打车客人多了,但感觉客人素质变差了,有好些个贪小便宜的客户让我给碰上了,上次还碰到个客人,他下车后我才回过神,账户里显示余额不足,害我追出去几百米,还没逮着丫……”10月的一天,许久未见的辛师傅给我抱怨起来。

2014年10月前的易到软件,是需要乘客绑定信用卡才能打车,10月后,为了扩大新客流量,产品上线了“当面付”功能――用户可以先叫车,然后用现金的方式给司机付款,但为了规避监管的“黑车”嫌疑,在功能上称之为“代充值”――司机收客人的现金,然后为客人充值到账户中。

“我觉着易到应该有自己的节奏,你们易到不能被滴滴给带歪咯,花钱弄来的都是贪便宜的客户,这些客户没有忠诚度。你们应该慢慢来,步子缓一些。”

但辛师傅的担忧显然跟不上互联网思维的节奏,用户、GMV才是王道,打车软件鼻祖uber也已经漂洋过海落地中国,易到显然已经不是那个可以容忍“缓一些”的慢公司了。

27268公里,纪念一下。27268公里,纪念一下。(作者供图)

“滴滴,从理想国际大厦到……”

“不好意思,忘关了。”2014年12月,在何师傅的车上,我第一次听到了滴滴的司机端派单。何师傅略显慌张,把手机直接给按了关机。

“诶,你把手机给关了,一会儿丢公里怎么办。”手机在关机状态下,易到的司机端并不会记录GPS轨迹,“我按错了。嘿嘿,不好意思……”

平台之间已经没有藩篱,一个司机加盟2-3个平台,同时接易到、滴滴、优步的单已经稀松平常,虽然平台和司机都会签订排他条款,但显然无法真正控制司机的选择。起初,碰到易到员工时,易到老司机们还会关掉其他的平台软件,后来也就无所顾忌,大家都心照不宣。

没有奖励,“死忠”便离去了

“优步最近推出了3周100单奖励8000,还不赶紧去注册。”

彩和坊桥下出现了一个新的身影,这位来自河南信阳的陈师傅,开着刚从租赁公司租来的北汽电动车,停在了技术交易大厦的楼下。

前不久,在北京做废品回收的表弟打电话给他,说最近在京城开车能月入过万,在老家货运公司谋生的他立即丢下手头的工作,买了张进京的客运票赶来北京。

在晚高峰来临前,司机们聚集在一起,也会交流最近的拉活心得。各个微信群里,也时不时会蹦出几个司机提现上万元的截图,大家在下面纷纷喝采,争相请教发财门路。

“那个时候赚钱真容易。”时至今日,许多仍在跑活接单的司机依然唏嘘不已。

2015年,优步高调推出廉价人民优步后,订单暴涨,于此同时,也推出了对司机的高额奖励。滴滴紧随其后。但高额补贴背后,也产生了新的副产品――刷单。

刷单最猖獗的时候,司机甚至不用真的接客人,也会获得高额收入。不用一个月,甚至有的司机在一周内,就能得到上万的收入。

但易到司机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

2015年春节之后,司机们发现易到在逐步减少奖励,过去高峰时的单单奖、数单奖也逐渐消失,连辛师傅这样的易到“死忠”,也在考虑要不要加盟一个滴滴――“上周我去滴滴了,他们说我的车不合格,如果要加盟,我得换辆车。”

和辛师傅类似的司机不在少数,2015年之后,为了提升客户体验,滴滴、易到等平台,陆续提升了车辆准入门槛,要求车辆需达到10万元以上,且为三年以内购置。

许多之前加盟的老司机,因为车辆不符合要求,选择卖掉老车,以贷款形式购置新车。邱师傅便是其中之一。

他以1万的价格卖掉了他那辆开了7年的昌河,首付5万换了辆帕萨特。平台也没有辜负他的选择,在买后的半年,他就赚回了首付款,其他司机奔走相告,更多的加盟司机也开始走上换车道路。

从外地赶来的专业司机

而类似于陈师傅那样来自河南、山东等地的外籍司机,则更多地选择从租赁公司手上租车,投身于网约车大潮之中。

沉寂多年的租赁公司,也纷纷提交申请,抢夺北京为数不多的新增牌照。甚至在半年前无人问津的新能源电动汽车牌照也变得火热起来,2016年4月,全年的电动汽车牌照额度便已被申请完毕。

辛师傅也发现,司机群里大量操着河南口音的司机活跃了起来,说话费劲,他干脆退了那个群。2015年6月之后,滴滴优步才逐渐加大了反作弊的力度,与之同时,开始以单量考核司机。

“现在不好干了,我们这些老头子拼不过那些新来的。我还是拉易到吧,滴滴优步虽然奖励高,但我也赚不着,一天得干十好几个小时,我这岁数哪行?易到单价高,虽然单少,我还有些回头客,饿不死。”7月的一天,许久未见的辛师傅跟我说道,前些日子,他也加入了优步。

在滴滴、优步的高额奖励背后,考核的日订单量从7单、8单,在3个月时间里一路上升,达到16单、17单,甚至出现过20单。北京的路况,加之出行的早晚潮汐效应,意味着,司机要工作15个小时以上,才有可能获得相应的收入。

2015年11月,一位滴滴司机在侨福芳草地外等客人时猝死,据说他在此前已经拉了20个小时没合眼,就差2单可以拿到当天的金牌司机奖。在司机圈里引起不小的风波,不过大家在感慨过后,依然各自奔波。

12月一天的凌晨2点,一位92年来自河南的司机,在京港澳高速卢沟桥附近的高速上追尾身亡,警察勘查后发现地上无任何刹车痕迹,最后的鉴定报告是疲劳驾驶。

2016,疯狂返现后,倒春寒再没结束

2016年的倒春寒还未褪去,彩和坊桥下,陈师傅把一台乐视彩电搬到了自己的车上。

“这是充值返现得的。易到充1万返1万,还送台液晶电视。”许久未见的陈师傅给我展示他新的发财路子:“我充了之后给小窦、青春他们下单,他们跑完给我发红包。你也充点,给我下单,我给你发红包。”

“哦,这不是刷单么,不会被封号吧?”刷单的事情已经不新鲜,但我还是觉着优步刷单风潮后,易到不会轻易步其后尘。

“不会不会,司机群里都疯了,过去刷优步的都来充易到了。群里大家相互下单,不用真跑,最后还能弄台彩电。我都后悔充晚了,他们有的几个月前就给账户充了好几万。”

的确如此。易到充值返现之后,大量司机开始注册乘客端,A司机给B司机下单,B司机坐公交车完成订单线路,赚得的收入中接近一半返还给A司机。为了防范平台反作弊,司机们还采取了集团化手段作战――A司机用老婆的手机号下单给B司机,B司机再给C司机下单,C司机给D司机……

于此同时,截止2016年7月,易到宣布“100%充返”活动总充值金额超过60亿元。同时,借助该充返,易到提前半年完成了“百万日订单、新增百万司机、新增百万车辆”目标。据悉,仅仅从4月1日至6月1日的两个月时间,易到共充返超过17亿元,相当于一天2800万元。

开网约车上街捡钱的时代 | 人间

10月,网约车行政出台,要求司机车辆必须做到京人京牌。司机群里立即炸锅,质疑和谩骂之声不绝。

但更让司机们揪心的是,钱,并不好赚了。

除了滴滴、优步合并之后补贴大幅度下降外,跑易到的司机也发现,大家陆陆续续都收到了平台处罚通知,因“风险原因”罚款200-1000不等,甚至有的司机直接被封号并冻结余额。

司机群里,号召大家联合起来去易到总部“讨说法”的声音不绝于耳。

彩和坊桥下也早已不见辛师傅的踪影,听说他老来得子,最近忙着带孩子,早已不再接单。

我无意间又碰到中航工业的王工,报废了他那辆开了十多年的富康,换了一辆奔驰,只不过我再也没有叫到过他的车。

来自河南的陈师傅,已退掉了他那辆北汽电动车,退车的时候,那家租赁公司还以违约和车辆有剐蹭为名,扣掉了他的1万元押金。心有不甘的陈师傅和工作人员打了起来,结果被几位膀大腰圆的金链汉子直接架了出去。不过,很快他又找了一份新工作,以2000元的价格租了台电瓶车,在将台路干起了外卖,他听说这行不错,不用每月交租金,也不用担心户口问题。

2017年,更多的司机发现了更多令人不安的信号。

提现失败的“技术故障”在司机群里疯传,频繁的提现失败,那些没有来得及提现的司机,再一次集中在彩和坊桥下,不过他们不是等客人,而是径直冲上楼去,要去“讨个说法”。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