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资讯 > 重庆新闻 > 川渝首个国有古建筑专题博物馆驾到 川渝最大驼峰及千余件古建藏品年内惊艳亮相

川渝首个国有古建筑专题博物馆驾到 川渝最大驼峰及千余件古建藏品年内惊艳亮相

时间:2018-06-15 09:55:45  来源:华龙网-重庆晚报  作者:

▲巴蜀古代建筑博物馆全景

清木雕瑞兽垂花

沙坪坝博物馆馆长郭小智

▲清木雕彩绘驼峰,正反两面分别雕刻精美的博古纹、瑞兽纹。

2013年9月,沙坪坝区曾家镇福来村皂角树48号,这座有着百年历史的老院子面临着拆迁。院子门前那座远近闻名的“积善昌后”石朝门,被精心地拆卸装运,进入沙坪坝博物馆的藏品库房。

与此同时,距皂角树院子直线距离仅3公里的复兴寺村,另一座有着数百年历史的老建筑——复兴寺也正被拆卸。不同于一般的拆迁,这是一场经过精心准备、严格审批的文物迁移保护工程,数千件石木构件经过统一编号包装,将要在不远处的陈家桥白鹤村原样复建,并作为沙坪坝博物馆(巴蜀古代建筑博物馆)涅槃重生。

皂角树这座石朝门成为因迁而建的博物馆入藏的第一件藏品。伴随着复兴寺的复建重生,更多与皂角树石朝门有着相似命运的古建筑构件也迁入了博物馆。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王蓉/文 毕克勤/图

拒绝跟风

——让古建筑讲自己的故事

历时四年,复兴寺终于迁建完工。这座始建于明嘉靖年间,清代至民国多次重修的古寺,由前殿、正殿、后殿和南北配殿组成,是主城区为数不多规模较大、保存相对完好的寺庙建筑群。

早在2012年,复兴寺保护问题便提上日程。为了留住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沙坪坝区文物部门主动聘请具有文物保护工程勘察设计资质的单位对复兴寺进行现状测绘,并编制保护规划和修缮设计方案,为复兴寺后续保护利用打下坚实基础。为了顺应城市发展需要,更好地保护利用文物,对复兴寺实施迁移保护势在必行。经专家论证,2013年,国家文物局批复同意复兴寺迁移保护。

为了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进一步促进文物建筑开放使用,国家鼓励文物建筑采取不同形式对公众开放,要求不具备开放条件的文物建筑也应创造条件逐步向公众开放。

早在2013年9月16日,时任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在视察复兴寺迁移保护工程时指出,要确保复兴寺迁移后的合理利用。

如何利用?是还原成禅林道场还是开辟为文博场馆?是区域通史陈列还是专题文物展览?这一系列问题,曾让郭小智感到困惑。

郭小智,沙坪坝区文物管理所所长、沙坪坝博物馆馆长,一个同文物打了30多年交道的老文博人。看上去很严肃,但一谈起馆里那些宝贝,立马富有激情地演讲起来。“和那些动辄一两万平方米体量、上万件藏品的通史类博物馆相比,我们仅仅1800平方米的面积远远难以满足需求,是盲目地求大求全求新?还是独辟蹊径,办出新意?怎样能让文物跳出钢筋水泥的禁锢,生动地展示优秀传统文化?”

现在的人渴望远离高楼大厦,到古街、古镇中去凭阑怀古,体验慢生活,而这些古建筑有着厚重的历史积淀,是古人诗意生活的载体,传承着深厚的历史人文信息。故此,这个遗址类博物馆必须在遵循“有效保护,合理利用”的文物保护原则上,立足重庆,面向川渝,结合自身条件与场馆整体氛围,走差异化发展道路。

于是,建设川渝地区首个也是最大国有古代建筑史类专题博物馆的想法,在他和他的团队逐步论证过程中渐渐成熟起来。他觉得,只有走差异化道路,才能让沙坪坝博物馆(巴蜀古代建筑博物馆)在众多博物馆中脱颖而出,才能更全面地展示巴蜀地区历史悠久、异彩纷呈的传统文化,形成百花齐放新局面。

今年4月,郭小智一行赴西北考察。在众多博物馆中,关中民俗艺术博物馆一下子“抓”住了他——在历史悠久的西安,通史博物馆林立,专题博物馆是个异类:以迁移保护的民居院落为主体,以关中民俗文化为展示重点,填补了陕西文物景区的空白,成为西安一处网红博物馆。

西安这个利用迁移保护古民居建设的民俗博物馆的成功案例,让他更加有了底气。“复兴寺的历史沿革,也正好映衬了清至民国时期川渝的建筑史。”郭小智觉得,“以小博大”的路子走对了,“我们就是要用古建筑,讲古建筑自己的故事!”

独辟蹊径

——填补川渝古建博物馆空白

远眺博物馆大门,飞檐斗拱,三门东开,一派巴渝古风。3000多平方米的前广场上,四根雕刻对联的立柱巍然挺立。五个转角石上,狮首含足像憨态可掬。不远处青草地上,一只微笑的“蛤蟆”平视前方。“三足为蟾,四脚为蛙。”郭小智告诉记者,“这可不是蛤蟆,而是只进不出、招财进宝的三足金蟾。”

从广场到正庙门仅一两百米距离,移步换景。高高的石桅杆、端方的石碑亭,肃立的明代石马,一石一木,无一不诉说着巴渝古建流传数百年的传说。

每一件藏品背后,都有一个精彩的故事。有些,甚至挑战你的常识。比如这里的“金屋藏娇”匾,全无贬义,而是一语双关,图案是庆贺谢府新宅落成和迎娶孙媳的双喜临门。

按照区域性专题博物馆的差异化发展道路,此次复建过程中严格遵循“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修旧如旧。

去年7月,经清华大学教授、古建专家楼庆西,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原馆长解立红,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一级舞美设计师李果,首都博物馆副研究馆员程旭等国内知名专家评审,一致认为巴渝古代建筑博物馆以川渝地区古建筑文化为主题,填补重庆乃至川渝地区古建筑专题类博物馆空白,对川渝古建筑保护研究宣传有重要意义。在保护文物的同时,使古建筑得到保护和合理利用,盘活文物库存,真正地让文物活起来。

千件藏品

——见证川渝匠人精神

郭小智告诉记者,一千多件藏品中,最大的宝贝是一对清朝木雕驼峰。

记者看到,这对驼峰利用三角结构代替梁架,雕刻生动,造型优美。驼峰指梁上垫木,每组2-4个,用以承托上面的梁头,因状如驼峰得名。据介绍,这组清代大驼峰高3.5米,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川渝地区尺寸最大驼峰。这对驼峰作为川渝地区古建筑构件中难得一见的佳品,将在博物馆“精雕细刻匠心独运”单元中展出。

类似这样的驼峰,这里大大小小陈列了三四十组。雕刻内容花样百出,或奇花异卉、或飞禽走兽,或历史故事人物,无不栩栩如生。除此以外,还有搜集于川渝各地的建筑装饰构件,撑拱、灰塑脊饰、木雕狮斗……这些异彩纷呈,匠心独运的建筑装饰构件也将一同在“精雕细刻匠心独运”单元中与观众见面。

博物馆的另外3个单元,分别是“肇始干栏 中原遗脉”“蜀中佳构 百花齐放”“涅槃重生古刹复兴”,运用实物、模型、图片、多媒体等方式,充分展现川渝古代建筑史。

记者在寺里见到了两块3米长的大青石,上面刻满密密麻麻文字。“这是从万州征集到的李氏祠堂祭田碑,见证了湖广填四川历史。当时李氏家族从江南移民万州,设立祭田,用佃户租金作为祭祀祖先的经济来源,充分反映出当时移民铭记祖先渊源、重视家族血缘、强调家族团结的文化与传统。”沙坪坝区博物馆馆员李盛虎告诉记者。

记者看到,这里的文物大部分为石质藏品,体量大、质量重,不但布展要求高,搬运更是复杂。李盛虎以李氏祠堂祭田碑为例介绍:“从拆卸到装车,全靠人力搬运,肩挑背扛,爬田坎,穿小路,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不过,相比这些沉重的古建筑构件,郭小智更偏爱那根仅有几十厘米长的清朝桅杆形细银钗。上有顽皮的小猴攀爬图案,可作装饰,亦可作女士发簪,还可挖耳。这是古建筑文化融入进百姓生活的生动例证。“希望在这里,你不要满眼仅看到的都是展品,而应把目光收回来,用心感悟这些老物件里那些能见证岁月、见微知著的匠人之心。”郭小智说。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