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x60广告位
234x60广告位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资讯 > 重庆新闻 > 正能量|老法官义务提供法律咨询 为民解忧疫情期间仍忙碌
  • 正能量|老法官义务提供法律咨询 为民解忧疫情期间仍忙碌

    时间:2020-03-27 20:17:40  来源:华龙网-重庆晚报  作者:浏览:  

    对于调解工作,无论是人命关天的要案,还是家庭琐事,陈和初都秉承“法为上、礼为先、和为贵”的调解原则尽心处理。如今,他已累计深入基层开展法律知识宣讲活动30余场次、培训人民调解员达2000余人次,成为深受老百姓喜爱的普法人。今年1月,他荣获司法部“新时代司法为民好榜样”称号。

    由于疫情影响,近一个多月来,他虽不能到现场面对面调解,但依旧忙碌着为民解忧。每天,他都会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答疑解惑,义务为居民们提供法律咨询,耐心细致地做调解疏导工作,成为大家信赖的解“谜”人。

    “调解员更能发挥我的专业”

    陈和初在法院工作了近30年,退休后的他,成了重庆市渝北区龙山街道人民调解委会员专职人民调解员。别人不理解,问他:“退休了就耍嘛,还折腾啥子?”他总是笑眯眯地说:“闲不住,就想办点实在事。”

    “之前,我在巫溪县法院工作。退休后搬到渝北龙山街道居住。有一天看到小区公开竞聘网格员的公告,我就报名参加了。”陈和初回忆,没成想,刚当上网格员不久,他就被余松路社区的工作人员给“盯”上了。当时,社区想要成立一个调解室,得知他有专业法律知识,就想聘请他为调解员,义务为居民调处矛盾纠纷。“调解员更能发挥我的专业,所以就愉快地答应了。”2016年8月,“和为贵”个人调解室正式挂牌,陈和初也开始了他的调解生涯。

    “小事解决不好,就会成为大事”

    “他家凭什么霸占我的地盘?我要跟他闹到底。”一天,辖区小何气冲冲找到陈和初,还把气撒到了陈和初身上。

    陈和初非但没生气,还给他倒了一杯水,让他坐下慢慢说。原来,邻居小周未经同意,安装栏杆,侵占了两家的公共区域,矛盾因此产生。

    “化解矛盾,先要顺气,气顺了,矛盾自然就解决了。”陈和初先安抚了小何的情绪,随即拨通了小周的电话,让他第二天来调解室谈谈。第二天,小何和小周来到调解室,没说到两句话,又开始大吵起来。

    “我的经验,遇到吵架的人,一定要先把‘气’给他们‘放了’。”于是,待双方消气后,陈和初和两人一起到小区实地查看,并给他们讲解公共区域使用的相关法律法规。最后,小周把栏杆撤了,小何也表示不计前嫌,和谐相处。

    家庭婚姻、邻里矛盾、债权债务纠纷……陈和初调解的案件几乎无所不包,“小事解决不好,就成了大事。”陈和初说,不管是人民调解还是法律咨询,归根结底就是要解开群众心中的疑惑,群众心里没有疑惑就不会钻牛角尖,很多隐患就随之消散。

    面对突发情况,敢啃硬骨头

    陈和初面对的调解案子,既有看似“鸡毛蒜皮”的家长里短,也有棘手的疑难复杂案件、历史积案等。每次,他对当事人情绪及时疏导,防止矛盾激化,面对突发情况,临危不惧,敢于啃硬骨头。

    2018年,在“大石坝组团B分区27-1号宗地”,资中县成宇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工人凌某在施工过程中,被工地塔吊落下的石块击中头部,当场死亡。死者配偶杨某、死者儿子凌某以及20余位家属与劳务公司方发生了争执,龙山街道高度重视,立即指派陈和初前去调解。

    在分别听取劳务公司方负责人和死者家属的要求和意见后,陈和初指出,一旦认定死者属工伤死亡,应按《工伤保险条例》和有关的法律法规进行补偿,根据法律规定:一次性工亡赔偿金的计算标准应当以上年度社会平均工资为基准,而依靠因工死亡职工生前提供主要生活来源,并可按规定申请供养亲属抚恤金;本案中,死者配偶、儿子均不属于供养范围,不能计算抚恤金,但死者对其岳父母具有赡养义务,其岳父母应得到供养亲属抚恤金。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由劳务公司方赔偿人民币120万元,先行支付60万元,待依法安葬后,再支付剩余60万赔偿金,最终事件得到了圆满解决。

    他成了社区“红”人

    多次成功的调解,让陈和初在社区“火”了,上门求助的人也越来越多。2018年4月,龙山街道公共法律服务工作站投入运行,陈和初担任副站长。在这里,陈和初的工作搭档比以前更多了,有固定的调解员,还有驻站律师、人大代表、法律志愿者、心理咨询师等。

    “陈老师特别温和,有耐心,又专业。”说起陈和初,杨晨曦总是滔滔不绝。杨晨曦学的法律专业,大学毕业后就到了工作站,成了陈和初的搭档。“陈老师经常和大家分享‘调解是做人的工作,要找准打开锁住心结的那把钥匙。’”杨晨曦告诉记者,“以情为依托,以理为依据,以法为底线。”这句话已然成为了陈和初的口头禅,作为年轻人,他们也从陈老师身上学到了很多。

    解心结,“三千”精神是法宝

    聊起自己这几年调解的纠纷,陈和初说,基层调解平台为老百姓节省时间和投入,方便、快捷、实惠,大部分人还是接受,但也有个别不配合调解的案例。

    陈和初回忆,有一次,他接到居民反映楼上住户种植的三角梅长到了他们阳台,每次楼上一浇水,楼下阳台晒的衣服就会遭淋湿。由于该住户白天要上班,陈和初在楼下等到其回家亮灯了才上去敲门,没想到对方完全不讲理,把他推了出来。“他不接受调解,可能是自知理亏,喊出来调解会伤他面子。”陈和初并不生气,于是换了种方式,他找到该楼栋的管理员和小区门卫,请他们发挥熟人优势委婉地转达意见,让该住户消除隐患。“没过两天,我再到那住户楼下时,就发现他们已经修剪了三角梅。”

    无论是琐碎的家长里短,还是复杂的疑难案件,在调解的时候,陈和初有一套自己的“三千”法宝,即“千方百计、千言万语、千辛万苦”。“在调解案子的时候,首先是‘千方百计’,打听了解当事人的社会关系,这样能更好地做通调解工作;调解时,也需要足够的耐心,劝了公公再劝婆婆,需要有张‘婆婆嘴’,也就是‘千言万语’,把利弊关系,方方面面给当事人解释清楚;调解有时候并不是一次的功夫,需要无数次上门,所以要发挥‘千辛万苦’的精神。”陈和初笑着说,这“三千”精神是他的法宝,用到位了,当事人的心结也就解开了。

    只要身体许可,愿继续发挥余热

    如今,陈和初每天的上班时间和普通上班族一样,并不比退休前轻松。两年前,他抱上了孙子,亲朋都劝他回家好好休息,享天伦之乐。不过,他挨个做通了家人的思想工作。

    “每次看到案子最后达成和解,就有种说不出来的成就感和获得感,这份工作被需要,对其他人有帮助,是我坚持下来的动力。”陈和初明白,家人也是担心自己,因此他也会告诉家人,继续上班,让自己的生活更有规律,精神状态也会更好。后来,家人也不再劝说并给予了理解。

    问他还准备上多久的班?陈和初告诉记者,只要身体许可,他愿意继续干下去,因为这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周小平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