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资讯 > 欧美娱乐 > 戛纳国际电影节 > 戛纳入围女导演赵婷:想做李安那样的跨文化导演

戛纳入围女导演赵婷:想做李安那样的跨文化导演

时间:2017-05-25 13:56:45  来源:新浪娱乐  作者:何小沁

赵婷(资料图)

赵婷(资料图)

本届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中,有一部入围影片是中国女导演赵婷执导的《骑士》。这已经是继2015年的《哥哥教我唱的歌》之后,赵婷第二次入围该单元。日前在戛纳风景秀丽的海边,小浪与赵婷来了一场沙滩上的轻松对话——刚刚被索尼买走新片版权的赵婷心情颇佳,她憧憬地表示,希望自己将来可以成为像李安那样的导演——能够深入了解另一种文化,然后创造出全球通用的电影语言。

和上一部电影一样,《骑士》依旧聚焦于美国西部的印第安族群,讲述的是一个年轻牛仔在坠马受伤后接受了开颅手术,但他仍然对热爱的斗马运动念念不忘,于是不顾风险欲继续坚持梦想。这是一部现代语境下的西部写实片,也是一个充满激情和热血的励志故事。不看介绍的话,很难想象这部浓郁西部风的美国电影会出自一名中国年轻女孩之手。

《哥哥教我唱的歌》

《哥哥教我唱的歌》

赵婷所代表的,是在当下世界愈发扁平化的时代里诞生出的一批全新的中国导演——她生于北京,在英国读完高中后去了美国,在美国一流院校里接受了电影专业教育,在成长过程中获得了出色的语言能力、文化理解和全球视野。这样一批年轻导演可能就会是电影工业跨国融合过程里最快适应的人,他们创作是或许不再是纯粹的中国电影,而是带有中国基因的普世文本。

赵婷的父亲是宋丹丹的现任丈夫赵玉吉,在电影这条路上,她仍坚持在美国独自打拼,没有依赖家人铺路。赵婷坦言,父母在她的成长过程中给了她充分的自由,令她可以大胆追求自己喜爱的事业,这是她在追梦路上最重要的精神支持。

新片《骑士》已被索尼买下版权 未来尝试以科幻片融合中美文化

新浪娱乐:你是第二次入围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了。是什么时候接到入围通知的?听说导演双周主席很欣赏你,他告诉过你他为什么看中这部电影吗?

赵婷:本来没想到会来戛纳,《骑士》是我们去年十月十一月开始拍摄的,直到今年三月才拍完,最后一刻才得知入围。当他们通知我们“我们想要这部电影”时,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惊喜,因为当时还没有做完,他们看到的只是一个粗剪版本。主席说他认为这部电影很真实,描绘了西部牛仔这一经典形象的新面貌,并且很感人。我猜他可能觉得我这一部比上一部好吧,所以让我入围了。

新浪娱乐:《骑士》在戛纳销售国际版权了吗?

赵婷:有,卖给索尼了。索尼经典发行过很多好电影,那些电影对我的事业有过许多启发。我的电影能成为索尼大家庭中的一员,我感到受宠若惊。

新浪娱乐:索尼会为《骑士》的发行带来哪些帮助?

赵婷:索尼在除了欧洲以外的全世界都有分公司,包括在中国也有。我很高兴自己的作品能被索尼买下,他们会做正式的院线发行,这意味着会有更多普通观众能看到我的电影。

《骑士》

《骑士》

新浪娱乐:你的上一部电影讲述的是印第安小镇青年的故事,这一次《骑士》的主角是一位年轻的西部牛仔。你为什么会对这样的少数族群产生兴趣?

赵婷:我上一部电影也是在印第安自治区拍的,我就对印第安牛仔产生了兴趣。他们看起来像是白人,实际上也是印第安人,有很多混血。我对这一群体很有兴趣,因为印第安人在美国历史上是很矛盾的,他们的文化很吸引我。作为一个女导演,我也对很有男子汉气概的角色和电影有兴趣。印第安人的真实生活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完美,他们颠沛流离,很容易受到伤害,所以我想塑造出一个自强不息的男性角色。

新浪娱乐:你接下来的作品还会继续保持对美国西部的关注吗?

赵婷:接下来我有三个差异很大的项目在筹备中,第一个是一部美国西部历史片;第二个是一个当代故事,发生在新墨西哥西南部;第三个会是一部跟中国有关的科幻片,计划邀请中美两国的演员出演。

新浪娱乐:关于中国的科幻片?会是合拍片吗?

赵婷:不一定,到时候再看,现在的打算就是两边的演员都会有。我拍完第一部电影就离开纽约搬到丹佛了,我在丹佛没有朋友,当地也没有电影工业,很多时候我都是孤零零的,所以有了很多时间写剧本和推进这三个项目。同时,我也很快就把这部《骑士》拍完了,《骑士》是我从去年七月才开始有想法的,进展得很快。

新浪娱乐:现在中国电影市场发展迅猛,你平时会关注吗?有没有考虑回国拍一部纯中国电影?

赵婷:我今年春节回去了,我是北京人。回家以后觉得,“哇,咱们现在生活条件好像不错哎!”我男朋友没去过长城,我们在那买了一碗牛肉面,50块钱,好贵,涨价了,总之发生了不少变化。我的经纪公司是美国的WME,在北京也有办公室,现在美国那边开会都在讨论中国。我觉得这么大的两个国家合作一定是会有代沟的,我很了解美国,我也希望未来能多回中国,多了解了解中国。

我希望自己能做一个融合两国文化的导演,能让两国团队共同协作,让代沟越来越小。我觉得现在中国在国际影坛上的形象有些刻板,很多在美国有名的华语电影都是古装动作片。我希望未来美国人爱看的电影里会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中国,像印第安人也是,他们永远都是在历史片里存在,那未来会不会改变这个局面?我觉得科幻可以把两种文化更合理地融合在一起,因为在他们过去的文化里,可以融合的部分并不多。

美国影坛现在有个潮流是往回看,看怎么能把历史真正地讲出来,美国关于现代的电影太多了。所以中美两国的趋势不太一样,中国可以往前走一走,美国应该往后看一看。

新浪娱乐:你的想法或许跟奉俊昊不谋而合,他的《雪国列车》也是一个和美国合作的科幻故事,今年又带着韩美合作的《玉子》来戛纳参赛。

赵婷:对,我想拍这样的电影。因为我觉得好的科幻片是对当下社会一个很好的映射。我从小是看好莱坞的科幻片长大的,好的科幻片也是好的故事片。(你看《玉子》了吗?)没有,实在太忙了。来电影节我最痛恨的就是这一点,没有足够的时间看片。

想成为李安那样的跨文化导演 家人给我自由和精神支持

新浪娱乐:有的影迷提到,看《骑士》会想起《断背山》的叙事风格和抒情氛围。我之前访问你,你也说过李安和王家卫对你的影响很深。他们是怎样具体影响你创作的?

赵婷:王家卫对我的影响可能主要是在形式上,而李安对我最大的影响是题材的选择和对不同文化的态度。他将中国文化融入了西方故事,他的电影中总能用到东方元素,比如非常美国的电影《冰风暴》,它的音乐也运用了东方元素。

将来我也想像他一样可以深入另一种文化,然后创造出一种全球通用的语言,在这点上李安可能是全世界做得最棒的人,这对我也起到很大激励作用——他的英语况且不够好,他都能做到,我也能!

新浪娱乐:你和李安都是纽约大学电影学院毕业的,你在校学习的时候,周围人会和你谈论李安吗?

赵婷:会,他来过纽约大学放片和演讲,我看见他的时候表现得像个女粉丝,很激动,不敢跟他说话。周围同学说,你是中国人,你应该去和他交流交流,可我没敢,很害羞。我提到他时都会感到很骄傲,我爸爸也会和别人说,“我女儿是李安的学妹!”哈哈,其实差好多届啦!李安确实是我们华人的骄傲,他在好莱坞是非常受尊敬的一位导演。

新浪娱乐:现在在中国,商业片和艺术片之间存在很大鸿沟,艺术片生存比较艰难。不知道美国是怎样的情况?

赵婷:美国也有类似问题,美国在十多年前,比如《男孩别哭》《性,谎言,录像带》等,这些电影出来的时候都是独立电影,都得了奥斯卡等大奖。它们其实是好莱坞大制片厂下面的小工作室出品的,后来呢,在大约07、08、09年的时候,很多工作室都倒闭了,因为没有那么多人去看电影了,让美国人周末去看电影是很难的一件事。倒闭之后,大家都很焦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在过去这十年内,我觉得美国也开始分得越来越厉害了。好莱坞继续拍好莱坞的大片,而500万到1500万美元之间成本的独立电影就很难生存了。你要么就拍一部50万美金的小成本电影,再多一些就很难把钱赚回来,最近有了亚马逊和Netflix以后,才逐渐好转一些,不过总体分化还是很严重。

新浪娱乐:你希望将来自己的作品是属于哪一头的?

赵婷:我希望如果我拍作者电影的话就能保持在一个比较小的量级上,这样你会有很多自由空间,能拍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要不然就做高成本的大片,两种我都想尝试,但不要拍中间的那种。中间的要开始考虑加入明星,投入的钱还不一定能体现出来。(李安是属于哪种?)李安其实还是比较偏高成本的,他已经用了很多明星。我未来这三个项目里,前两个是偏小成本的,第三个可能预算会高一些。

新浪娱乐:你的家人是公众人物,你怎么看待家庭对你事业的影响?他们是否会为你将来回国拍片提纲一些帮助?

赵婷:我父母从小就给我很大自由,也许我小时候是比较另类的。父母那一辈人年轻时都很努力,有了孩子以后都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但我的父母都很开明,让我自由去做我想做的事。后来我的父母离婚又再婚,给我去国外读书提供了很多支持,我很感激他们。

我一直在美国拍片,还没有在中国拍过,所以目前还没有和他们有什么合作,大家在一起就是家庭,没有太讨论电影方面的事,但是将来希望可以在电影上有更多话题吧。我也跟我弟弟说,你要多努力啊,将来可以一起合作!

我觉得家人对我精神上的支持是最重要的,当然也有一些事业上的帮助,比如让我去美国读电影。有人问,一个中国女孩是怎么做到的,能在美国拍出这样“叛逆”的电影,我觉得和我父母从小给了我很多自由有关系,这就是精神上的支持,是最重要的。无论是我的生父母还是我的继父母,他们在这一点上都很一致,都给了我充分的自由,从没有告诉我说你应该做这个你应该做那个。现在他们对我的唯一“束缚”就是开始催我了,“什么时候生孙子呀?”哈哈!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