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x60广告位
234x60广告位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资讯 > 明星访谈 > 港台明星访谈 > 金像影帝林家栋:刘德华是那个让我飞的人!
  • 金像影帝林家栋:刘德华是那个让我飞的人!

    时间:2017-04-14 23:01:49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刘平安浏览:  

    林家栋、惠英红获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女主角

    林家栋、惠英红获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女主角

    林家栋集齐2017年香港电影三大奖影帝

    林家栋集齐2017年香港电影三大奖影帝

    出道将近30年的林家栋,在自己将要踏入50岁的时候,登上了影帝宝座!

    这一次,他是“最佳影片”里时运不济的落魄贼王,不仅台词少得可怜,爆发点更是寥寥。但尽管全程都要压抑着做“闷葫芦”状,林家栋却还是把角色的阴狠毒辣、狡诈多疑都诠释得淋漓尽致,奉献出了神级演技。他带着自己迄今最“抢戏”的角色和最全面的表演,媳妇熬成婆。

    颁奖礼两天后,南都记者在香港见到了林家栋。当天他还是和拿奖时一样,顶着一头乱发,胡须长长。对于自己的“邋遢样”,他笑着表达无奈:“没办法,因为已经入剧组拍戏。”由于缺乏睡眠,他的眼里布满红血丝,一杯刚冲好的热咖啡就摆在他的右手边。

    我们和他聊起了在金像奖上获得过的三次男配提名,和多次当司仪的经历,“缘分不浅”的形容才刚说出口,他就抢话自嘲:“其实是有缘无分吧!”

    不过,多年的历练,他也早就不对奖项执着,相反对于成名晚,他却说“只要电影圈还记得我、还让我参与,就心满意足了!”乍一听,这哪像是影帝会说的话?

    林家栋有很长时间是“不被人看到”的。在主演《茶是故乡浓》、《金装四大才子》这样的热剧前,他在T V B跑了七年龙套;而在无线成功上位后,他又毅然转战大银幕,代价就是———又没有人认识了。尽管有老板刘德华的提携、“贵人”杜琪峰的关照,他还是经常出演小弟,领便当、当炮灰,令人心疼。

    近年来人们逐渐意识到:这样的扎实演技去演小弟,是不是太大材小用?一直活在天王的光环之下,他是否真的从未觉得心累?老板刘德华和贵人杜琪峰,于林家栋而言又有多重要?在这次的见面中,他耐心一一作答。

    不难看出,林家栋对表演、对整个(香港)电影制作是有着巨大热忱。近年来,他尝试做监制和扶植新人,都是他在身体力行地,为自己所爱的事业尽一份力。不过,不管是转型当监制,还是未来尝试做导演,不变的还是林家栋的那份谨慎和认真———呐呐呐,他又说自己太平庸、不够好了。但其实,林家栋担任监制的电影,早就拿过金像奖最佳电影了。

    PART1千年配角

    “我的确不算差,但是不是特别突出呢?不是。所以我只能等角色”

    我会问很多问题,比如问编剧为什么要这样写?里面某个内容又代表着什么?

    潜台词是什么?我会把整个剧本“拆骨”。

    南方都市报:宣布你得奖之前,紧张吗?这次你的呼声很高,但我看你似乎很放松。

    林家栋:其实真不会很紧张,都那么多年了。我想,如果自己还是三十岁的话,可能会很激动。但现在已经过了那个阶段,对自己的要求也不会是拿奖。再加上参与过幕后工作,所以明白不仅仅是演员,每个岗位都是重要的,有奖固然很开心,但并不是说冲着奖去的。

    南都:比如说入围配角、还有做主持,你看到别人拿奖心里会不会有落差?

    林家栋:以前多多少少会有,但我又觉得,有机会站在台上,无论是颁奖嘉宾还是司仪,抑或是提名最佳男配角,我觉得只要(金像奖)还带我玩,我仍是电影的一分子,就很开心了。

    南都:你不是一个太激进的人吧?没什么攻击性。

    林家栋:因为只有参与其中,成绩才会被人看到嘛。如果连参与都谈不上,就算会飞又怎么样?奖也不是你说拿就拿的吧?当你以为自己拍了一个好电影,演了一个好角色,殊不知对手比你更强,那就拜拜了。

    南都 :不过,你的情况更多是:表演足够强,但角色弱,很多人替你感到可惜。你对自己总演配角的经历怎么看?

    林家栋:我想先(对替我可惜的人)说声谢谢。但我也不会感到可惜。一个必须要清楚的事实是,有时候人家不一定会想到我,他们或许觉得我不一定做得到,或者没想过市场会接受我。他们觉得我不够帅,也不耐看,表演也不是特别厉害———我的确不算差,但是不是特别突出的一个呢?不是。好像我各方面都行,不过也仅此而已。所以我只能等角色。

    南都:这是你自己的结论?还是有人这样说过?

    林家栋:是我自己这样觉得的。我最怕和别人比较。尤其在这个行业,那么多演员,你比什么都不如跟自己比。如果用比较的心态,就很容易陷入不健康的状态。

    南都:你有没有“不健康”过?

    林家栋:我没有,因为我从来不去比较。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处理手法。而且很多时候要靠导演的捕捉和各方面的配合,所以不需要比较。与其想拿奖,我更关心有哪个导演会想起我、找我拍戏。

    南都:有没有公司找过你演主角?

    林家栋:有有有。但觉得我自己驾驭不了。而且我又是这个行业里“三大麻烦”的人呀!

    南都:另外两个是谁?

    林家栋:哎呀,这个不能讲了。

    南都:你有什么麻烦的?自己太纠结?

    林家栋:剧本咯。我会问很多问题,比如问编剧为什么要这样写?里面某个内容又代表着什么?潜台词是什么?我会把整个剧本“拆骨 ”。我 就 是 这 样 一 个人———其实我也是有兴趣才拆的嘛,没兴趣的话我拆来干什么?可有些人就会觉得“你怎么那么麻烦啊?!”我更侧重去了解剧本到底表达什么,那我是真的不懂嘛,不懂就要问嘛。

    PART2 重要转折

    “开始拍电影时还没洗掉电视味,而且根本不知道差别在哪里,直到遇到杜Sir”

    这一行很有趣,没有人会开班授徒,还是要靠自己领悟。你做错就骂飞你,做对了就给你无尽掌声。如果你泄气离场了,那别人也无能为力。

    南都:你个人觉得,哪部戏对于你来说特别关键?

    林家栋:说“关键”可能不合适,更多是“让观众看到自己新的一面”吧。比如说《黑社会》。以前演的都是很纯很乖的“小鹌鹑”嘛,突然来个180度大转变,变成一个没人性的角色;还有在《叶问》里演的汉奸,我最开心是能给“汉奸”这个职业赋予新的定义———助纣为虐是不好,可是这样的人背后的故事又是什么?

    南都:你说的更多是对观众而言,那从你个人角度来说呢,哪些作品让你开窍或者萌生很多想法?

    林家栋:因为以前我都在洗掉身上的电视味。电视台的制作模式是很紧凑的,而且要照顾家庭观众,很多事情要讲得很明白。我开始拍电影时都还没洗掉,而且根本不知道差别在哪里。直到我遇到杜Sir(杜琪峰),拍《龙凤斗》那时我都还是用以前那一套。然后他就喊cut,说不要这种的,让我再试一次。

    南都:他给了你什么建议?

    林家栋:啥也没有啊,他就说“再来一次”。他说“我想你一次性把两页纸的内容都讲完,一口气讲”。那我就讲嘛。讲完我都不敢、也没资格看回放。直到公映,加上音乐、调度、剪辑,我才发现原来这个角色可以这样的!我才知道原来一个好的导演可以做到这样的!那次之后我才更多地去思考电影该怎样演,而且更应该听导演的指导。

    其实拍电视时,一般会分给四个导演拍,所以没人比我自己更清楚角色,自然就变成演员主导,但演员是会有盲点的。可拍电影就不一样,90分钟全部掌握在导演手里,所以必须要信任他,并且建立彼此的沟通。我和杜Sir合作的第一部电影是《龙凤斗》。他基本上是个很传统的人,你要懂他的一颦一蹙。他不会说太多,你得专注才能懂他想要干什么。

    南都:他拍戏不怎么说话的吗?

    林家栋:对啊。除了骂人,骂人就骂很久啦,哈哈哈哈。看他镜头的摆位,会比和他说话更好。他拍戏时监视器就摆在前面,后面放两张凳子,一张给导演一张给摄影,再后面还有八张凳子,分两排,坐的全是演员。不拍戏的时候大家就乖乖坐在这些凳子上,也不可以玩手机。其实这也不是硬性要求,但如果你想从他身上学东西,就要注意屏幕,注意机位是怎么摆的,构图应该怎样。

    南都:杜琪峰有没有给过你演戏啊、从业方面的建议?

    林家栋:还是那句话,“多花心思、多努力”。这一行很有趣,没有人会开班授徒的,还是要靠自己领悟。你做错就骂飞你,做对了就给你无尽掌声。其实每个人都在看你的表现,如果你泄气离场了,那别人也无能为力。

    南都:你有没有试过使错劲?

    林家栋:很庆幸,没有。我遇到很多贵人。以前拍电视剧,万梓良也整天骂我,说我蠢,哈哈!让人看不起有什么好难受的?让人看不到才难受吧!

    PART3 感激刘德华

    “就算我是龙也好,没人把笼子打开,我能飞吗?而他就是那个打开笼子的人”

    内地公司动不动就上亿(成本)的,而且动不动就做一两年。现在香港的基础没打稳,贸然杀进内地,我觉得不行。

    南都:你还有另一位“贵人”刘德华,他于你是怎样的存在?带给你什么影响?

    林家栋:他对工作的态度、对剧本的要求,方方面面都在我的水准之上。我看到很多人功成名就后迅速迷失方向,但是他没有。他比我还寡(淡)———问他去不去卡拉O K,不去!这生活,什么鬼嘛,哈哈哈。他除了在镜头前对表演有要求,在镜头外也注意建立自己的形象。

    南都:他光环很强,你们一起拍戏的时候,你又常演他的小弟。有人觉得你被埋没了,你有这样的想法吗?

    林家栋:那又不会。我在电视台的老板是邵逸夫,怎么不说他的光环掩盖了我?至少我学会了做人做事,学会了拍戏、做监制,所以有什么关系呢?其实也是他力推我,我才有幸参与 到 杜 琪 峰 的戏。拍《龙凤斗》那时,杜琪峰根本不认识我,因为他根本不看电视。他(刘德华)说:家栋是我公司的艺人,你不妨试试。我还能要求什么?有多少人想拍杜琪峰的电影啊!

    我在他身边真的学到很多,而且别人也会觉得林家栋这个人的标准不会低,因为我学到了他的那套功夫。例如说开工准时、工作时间不玩手机。打个比方,就算我是龙也好,没人把笼子打开,我能飞吗?而他就是那个打开笼子的人。

    南都:现在,你要更独立了。

    林家栋:是的。因为他也说我要建立自己的brand(品牌)了,他知道我有很多事想做。其实我也自己出来两三年了,我想做一些自己想做的电影,他也说不希望我只是一个演员。

    南都:你做《打擂台》、尝试做监制时距离你入行也比较场时间了,你其实花了很长的时间去铺垫吧?

    林家栋:是啊,因为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有讲故事的欲望,用角色和剧本来讲故事,甚至我整个Project本身就是一个故事。为什么这么说呢?导演给我剧本的时候,我觉得当时香港的大环境缺乏生气,我知道很多人进军内地拍戏,或者去别的地方发展,而香港似乎就是一潭死水。讲真,靠着那些(《打擂台》的)卡司,就算走遍整个观塘都不会有电影公司搭理你。我当时没有考虑结果。

    那时我入行也有将近20年了,我就问自己,我做过什么?除了很努力地演出,好像也仅此而已吧?我又接着问自己,是不是想继续在这一行发展?想,那O K,有没有贡献呢?似乎没有。不断自问自答中,我就觉得除了通过演出来说故事,不如自己弄个project来讲故事吧。

    南都:接触你的公司,是香港的还是内地的多?

    林家栋:两边都有,我还是首选香港。内地公司动不动就上亿(成本)的,而且动不动就做一两年,我不确定能那么长时间待在内地。但以后人成熟些,人脉多了,也不排除进军内地。现在香港的基础没打稳,贸然杀进内地,我觉得不行。

    南都:今年香港冒出很多新电影,市场蓬勃不少。

    林家栋:(新导演)一直在培育,到今年就浮出来了。我们一直有在push(推动)新人前进的,像十年前就开始做的“鲜浪潮”。现在很多水准高的导演,都到内地去发展,新人就来填补这个空间。当然,他们还有进步空间,但至少他们有机会去尝试。有些人用新丁,有些人用人气演员,大家互相衬托。如果能push他们走远点,就很好,不然个个都上内地了,怎么办?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