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x60广告位
234x60广告位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资讯 > 明星访谈 > 港台明星访谈 > 陈柏霖:现实中的爱情没有剧本 不可预测
  • 陈柏霖:现实中的爱情没有剧本 不可预测

    时间:2019-12-10 13:10:50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杨偲婷浏览:  

    陈柏霖和张天爱

    陈柏霖和张天爱

    《鳄鱼和牙签鸟》剧照

    《鳄鱼和牙签鸟》剧照

    原标题:陈柏霖:现实中的爱情没有剧本,不可预测

    最近,陈柏霖的新剧《鳄鱼和牙签鸟》热播,他在其中饰演留学法国的学霸天才。故事包裹着建筑设计、青年创业、环保议题等外壳,同时还加入了悬疑犯罪元素,但内核还是浪漫偶像爱情。

    对于这个项目,陈柏霖最开始是拒绝的,觉得角色的年龄层跟他现在有些距离。“你要知道‘周尔文’比‘李大仁’小诶,这个有点好笑。我也有点担心我跟其他演员在一起看着会很像教授。”但事实是陈柏霖身上确实有种不受时间流逝影响的清爽少年感,让他存在于这部剧中,并不违和。

    身上出众的少年感,可能也是陈柏霖最早被选中参演电影《蓝色大门》的原因。他具备的清爽气质,让他在各种影视剧中可以诠释的角色年龄跨度颇大,而不显油腻;也拓展了他能诠释的角色类型的广度,他塑造的角色大多能让观众有天然的亲近感和熟悉感。

    而这次他饰演的周尔文,则是个身上贴满光鲜厉害的标签,待人处事又浑身带刺的毒舌学霸,连追女生的方式都有学霸的演算法。这样一个角色如果换别人来演,可能挺容易显得浮夸,但陈柏霖演,则多了几分熨帖的可爱。

    现在,陈柏霖除了演员身份之外,也有在经营自己的品牌,更开始做影视幕后的一些创作和投资。整个人的状态松弛又随性。聊到“成就感”,他不会泛泛而谈,而是说起现在喜欢做一些衣服裤子,又舒服,又适应正式场合,在外面找不到的,而自家的品牌可以做出来。“就是自己想到什么就做一下,这种感觉。”对他来说,“成就感”似乎应该要和“自在”放在一起。

    [对话]

    澎湃新闻:偶像剧男主,通常不解释就是很厉害,那你作为男生来看,会觉得这个人物身上的吸引力或者说最大的魅力是什么?

    陈柏霖:我觉得他的魅力不是来自于个人,他是来自于跟女主,还有跟其他人物的关系,才凸显出这个人的特质。因为我觉得其实戏剧都是一样,戏剧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当然了,就是他是学霸了,那很厉害。另外我觉得主要还有幽默感,虽然他的都是带刺的幽默感。当然,编剧把这小子写得很酷,所以他本身的那个人设其实就是蛮梦幻的存在。

    澎湃新闻:这次拍这部剧,学了法语,你之前也是因为拍戏学了韩语日语等等,作为一个语言天赋挺好的人,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你的学习方法?

    陈柏霖:方法就是不要背,要理解。因为你学中文也不是用背的。你只要用你学中文的那套逻辑,让这个语言充斥在你的生活里。比如我以前学日文,还有粤语、英文,就是看到什么,我就要用那个语言把它说出来,这样子学就好。

    澎湃新闻:在《鳄鱼和牙签鸟》里一开始也是做了“备胎”,之前一个你最出名的“备胎”角色就是李大仁(《我可能不会爱你》)。

    陈柏霖:对,其实我没有想到。反正也不太算,他一开始连“胎”都不算,他一开始应该是地上的针了,就会刺破你的轮胎那种。后来才觉得原来他蛮厉害的。

    澎湃新闻:你现在的心境去诠释这样一个从大学时代开始的爱情故事,感受会和过去年纪更小的时候出演同类题材有不同吗?

    陈柏霖:我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直想到工藤新一(笑),因为他就是变成柯南的时候,他要融入他的那些小学同学,又可以保持一个正确的推理跟理智。

    澎湃新闻:演了很多的爱情故事,自己的爱情观会被你演过的角色影响到吗?

    陈柏霖:没有,我觉得现实的,怎么讲,在现实里很多东西都是不可预测跟没有剧本的,你很难去计划很多东西,因为你拍一个戏,他都写好结局,你都知道怎么样。可现实生活中你没有办法去预测跟推理,所以我觉得基本上不影响。而且生活里面的感情,平常都会是小确幸居多吧,比较不会有故事里那种惊涛骇浪的。

    澎湃新闻:合作过亚洲很多国家地区的导演,在不同地区和文化里拍片感受还挺不一样的吧?这方面能不能分享一下?

    陈柏霖:这个很难去讲,就非常不一样。我遇到的每一个导演,都有自己的方法,有自己的节奏,有自己的习惯,所以我觉得到最后其实就是语言不一样了,真的也是看导演的个性,导演跟制片决定了整个拍摄的感觉。如果要说地区跟语言的话,最好就是要懂得他们在说什么,我觉得这个很重要。因为有时候比如说我们的方言,我们的俚语和成语,他们会get不到;而我们有的感觉要形容给外国人,也很难用其他语言形容。对不对?就比如说“规矩”这个词,“有规就好,不要矩”,我就会想这个怎么翻译啊?另外跟他们合作的话,你要了解他们的文化,他们的工作习惯。其实像日本人,哪怕在讲电话对方不在也会鞠躬,他们国家的习惯这样。韩国呢就是工作的感觉,比较生猛一点。

    澎湃新闻:你的意思是如果能听懂对方的语言,比较好去融入那个拍摄的氛围和角色。

    陈柏霖:对,你就不用再像个局外人。

    澎湃新闻:目前开始涉足幕后创作和投资了,现在什么样的作品是你比较想尝试的,或者说什么样的项目是会比较吸引你的?

    陈柏霖:其实我还是喜欢黑色喜剧的东西。或就是黑色的现实主义,可是又不是太残酷跟太难过的那种。我就比较喜欢幽一下默的那种。

    澎湃新闻:你最为大众所熟知的角色就是张士豪、李大仁,有没有哪个角色可能外界关注度没有那么高,但对于你自己来说还蛮重要,或者印象还挺深刻的?

    陈柏霖:其实每一个都深刻重要。因为在拍摄的当下我都是很在状态里面,在角色里面的,只是他们没有像其他角色那样被人记得那么清楚。

    澎湃新闻:会有某个角色对你的成长,或者对你认识世界的看法产生过影响吗?

    陈柏霖:比如说《观音山》,比如说《后会无期》,也拍了很多戏剧,就比较不是“开玩笑”的这几部、比较现实的这种,会稍微有一点感觉,可是它们也是这样被谈论的时候,才会特别讲起。

    澎湃新闻:目前多了幕后创作者的身份,看一些项目的眼光有发生改变吗?

    陈柏霖:不一样,不一样,完全不一样了。就是身份不一样,你决定会不一样。出发点跟目的地都有不同。

    澎湃新闻:之前你上旅行综艺的时候,让大家对你的表现印象蛮深的。走过了外部世界的这么多地方,你觉得对于你内心来说的话,有没有产生一些影响?

    陈柏霖:对我内心来说,就觉得,其实那么多地方也就只是那么多地方。真正你要去探索的是你内在的期待、未知跟恐惧。外面给你看到的,顶多我看过了很漂亮的山,很漂亮的云,壮观的草原,田野、森林那些东西,最后还是要回到你自己。你知道有些很厉害的作家都住得很远,他们好像从那个环境,读到了自己的一些什么。这好像都是一个撞击跟反射。所以我觉得,其实并不是说我去过了很多地方,我才有了什么样的感悟,而是你要有所感悟之后,你到了很多地方,你才会更有所感悟。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