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x60广告位
234x60广告位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资讯 > 明星访谈 > 港台明星访谈 > 小S:一路被骂大,告别“康熙”反而快乐
  • 小S:一路被骂大,告别“康熙”反而快乐

    时间:2017-06-09 14:09:53  来源:新京报  作者:李桐浏览:  

    刚出道时,小S说姐妹俩总是被骂。图/视觉中国

    刚出道时,小S说姐妹俩总是被骂。图/视觉中国

    没有P图、没有摆拍,小S的自拍应该是微博界的一股清流。图片来自艺人微博

    没有P图、没有摆拍,小S的自拍应该是微博界的一股清流。图片来自艺人微博

    曾经的《康熙来了》三人组。图/视觉中国

    曾经的《康熙来了》三人组。图/视觉中国

    小S和林志玲共同主演了《“吃吃”的爱》。

    小S和林志玲共同主演了《“吃吃”的爱》。

    时间是上午十一点左右,随行人员在酒店包厢里帮小S补妆。她面无表情,声音有些沙哑,几乎是伴随着叹息嘴角滑出一句:“我已经快不行了。”

    你很难把眼前的小S与网络上的表情包联系起来。她说事前姐姐大S警告过她:“你不要以为拍电影是最累的,等到你跑起宣传的时候才可怕。”身为一名有着二十多年资历的主持人,小S何曾想过自己会在电影处女秀的宣传途中,讲话讲到累瘫。这还只是北京站,接下来她还要拖着未痊愈的脚踝去全国跑路演。

    采访的前一天是电影《“吃吃”的爱》的北京首映礼,医生刚给小S做过针灸,她自我感觉已经没问题了。结果在跑影厅的时候经不住粉丝的示爱,又蹦又跳地回礼,伤口复发。她一脸冷漠地吐槽自己:“所以人还是不能太嚣张。”

    1 初入娱乐圈

    感觉全台湾的民众都恨我们

    小S原名徐熙娣,这个艺名源于她刚出道时与姐姐徐熙媛组成的SOS组合,那个时候她15岁,姐姐17岁。

    这对从华冈艺校走出来的姐妹星途并不顺利,为了刷个脸熟,她们必须每天一下课就换上打歌服,由母亲亲自开车去“某个很乡村的场地”表演。虽然心里很嫌弃,但在出道初期,无论什么样的场馆都得拉下脸去唱。有的时候甚至只有一两个路人冷漠地看着这两位穿着夸张的少女,她们还要壮着胆子吆喝:“快点来啊,SOS在这里。”

    去校园演出,最惨的莫过于排在他们前面的是李玟这样的当红歌手,每次主持人介绍SOS上场时,热情的欢呼突然就只剩下稀稀拉拉、没有诚意的巴掌声。

    上综艺节目扮成老鼠搞笑,被制作人羞辱、臭骂都是家常便饭。小S至今还记得有一次录节目,制作人就在导播室里开着功放说:“表演才艺的时候还OK,一开口就完蛋,一点气质都没有。”她不无夸张地说,刚出道那阵子感觉全台湾的民众都恨她们。“那个时候我们家有订报,网络还不发达,很流行投诉到报纸,那个栏目叫‘我有话要说’。翻开报纸就压力好大,几乎每两天就有一则是在骂我和大S的。说这两个女生说话不得体,凭什么当艺人?走在路上,不是被人骂,就是被人说本人怎么那么丑那么矮。无止境的批评导致我们最后都要戴着口罩出门。”

    2 姐妹分岔路

    一部《流星花园》从此沾上姐姐光

    出道两年后,一首《十分钟的恋爱》让SOS第一次感受到了走红的滋味,此后开始一路下滑。直到小S高中毕业,SOS因合约问题更名为ASOS,转战主持界。1998年3月14日,大小S从何笃霖手中接过综艺节目《娱乐百分百》的主持话筒。

    而姐妹俩的星途分岔路则始于2001年开播的偶像剧《流星花园》。大S凭借剧中其饰演的杉菜一角红遍亚洲,连姐妹俩去东南亚参加演唱会小S都觉得是沾了姐姐的光——“她就说不想一个人,我说那我跟你一起去。”

    到了菲律宾,红毯上保镖将大S层层围住,小S和徐妈妈却被抵在了外面。狂热的粉丝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声嘶力竭地喊着:“杉菜!杉菜!”被保镖用手肘抵住下巴的小S,却在拼命想着要跟上姐姐:“杉杉杉杉……我也是明星!”直到大S向保镖确认这是她亲妹妹,小S的下巴才得救。

    舞台上,大S变成了“校园行中的李玟”,而小S却还是那个让观众沉默的路人甲。这段经历也被蔡康永写进了《“吃吃”的爱》的剧本中。

    《流星花园》最火的那一阵,徐家凑巧请了一位来自印尼的少女做帮工:“她行李才刚放下,走出去就看到了我姐,惊讶地倒退了几步,用夹杂着口音的声音叫到,杉菜杉菜!那时候我姐姐还跟仔仔在一起,她看到后惊呼‘花泽类’,激动到不行。她一定觉得人生真是太奇妙了,怎么也想不到来一个陌生的地方工作,却亲眼看到了最喜欢的偶像剧男女主角在谈恋爱。”

    3 婆媳相对论

    自己都羡慕自己有个很棒的婆婆

    后来大S嫁给了汪小菲,随着一子一女的诞生生活的重心更多地放到了家庭。她常跟小S诉苦:“我真的不放心去外地工作超过三天,不然孩子怎么办?”小S很困惑:“你不是有保姆吗?”“保姆是保姆,不是亲人。”当时小S内心欢喜地感慨:天呐,有婆婆在身边真好。

    在小S嫁给许雅钧之前,她还是一个坚定的“不婚不育不与公婆同居”者,谁知这三个禁忌在两年之内被接连打破。她发现结婚生子与公婆同居其实没有想象中可怕,尤其她婆婆是学霸出身,又是著名的女律师。

    在她刚嫁过去的时候,婆婆说:“熙娣,你的节目我的朋友都说好好看哦,你这样是在造福人群。”

    在她抱怨工作好累想放弃时,婆婆说:“不要,女人一定要努力工作努力赚钱。”

    在她担心孩子没人照顾的时候,婆婆说:“孩子你不要担心,妈妈帮你看。”

    在别家媳妇羡慕她的时候,她说:“也是,我都好羡慕我自己,竟然有一个这么棒的婆婆。”

    电影里,小S为了演场哭戏,吃芥末,去蔡康永那里主动找过骂。但在生活中,让她哭出来只需要一碗婆婆炖的鸡汤。“我半夜收工回家,桌上就会有一碗鸡汤和一张纸条写着:媳妇辛苦你了,这是妈妈帮你炖的人参鸡汤。我就好想哭。我老公跟我说:‘我刚喝了一口鸡汤,居然被我妈臭骂一顿:鸡汤是要给熙娣喝的,你喝什么喝?’我婆婆真的爱我胜过爱她儿子,跟我公婆住根本就是很幸福的事。”

    4 瘦身原动力

    老公作陪 一起告别泡面、红酒

    采访当天小S的餐桌上没有人参鸡汤,只有水煮鸡胸肉和烫菠菜。她是著名的健身狂魔,也是著名的酒鬼,曾在《康熙来了》上,向同样无法割舍红酒的健身教练讨教,满足味蕾又保持身材的办法。从前的她并不是一个注重保养的人:“以前每次拍广告,他们问我要吃什么,我都说泡面,他们说又泡面?很不健康啊。我说I don’t care,泡面就是最好吃的,不然就是鸡翅加鳕鱼堡。那个时候不管怎么吃都瘦。甚至在2012年生完第三胎时,还瘦到了人生巅峰,手臂都是凹下去的。”

    2013年许雅钧投资、小S代言的面包连锁店爆出丑闻。她不明白,自己眼中的好老公为什么会被舆论骂得那么惨?还有她的公公许庆祥,她眼中为无力支付医药费的病患免费看诊的医生,也一样饱受舆论折磨。那段时期,许雅钧几乎天天约小S去阳台聊天、喝酒、吃宵夜。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年,直到小S的朋友忍不住吐槽她开始有欧巴桑的味道。小S一脸困惑:“是吗?”

    这时恰逢蔡康永筹拍电影,与林志玲同台的压力逼迫小S加紧减肥的脚步。她跟老公说:“BB,从今天开始我要认真地减肥。这个月我先不喝酒,但是我觉得我一个人做不到,你可不可以陪我?”那时开始,许雅钧推掉饭局,陪小S一起散步,还给她做水煮肉食搭配青菜。

    5 银幕初体验

    一旦决定做演员就别怕被整

    蔡康永提议让小S出演他的电影处女作时,是几年前,两个人正在《康熙来了》的化妆间休息。蔡康永挠着耳后根说:“我要拍电影,找你演。”小S回忆:“他都已经开口了我不可能说我才不要,我就说好啊。可是后来就石沉大海了。等到有消息的时候,他丢给我一个剧本。看完我就再丢给他,说我看不懂你要表达什么。”

    在剧本修改期间,曾经有一版被蔡康永描述为“每一场戏都是想着小S写的”。那版的剧情讲述的是一名酗酒的女明星丧失了味觉,为了拯救演艺生涯和一家餐厅,她必须要用她的舌头品味每一种酒。小S也觉得这个女明星很像她,结果却因骑脚踏车摔伤,必须停工半年。“蔡康永说,这半年是神赐给他的时间,让他可以重新思考剧本。”

    最后的成品就是《“吃吃”的爱》,故事中小S饰演的娱乐圈路人甲被各种康熙嘉宾打、泼水、辱骂——要知道这些人在小S和蔡康永的地盘上从来只有被欺负的份儿。对此,小S很坦然:“如果你要当演员,就别怕被整。以前我妈会说,你不要像大S一样再去发疯当什么演员了,好好地做个主持人吹着冷气赚钱有什么不好的?但是‘康熙’也停啦,又是蔡康永邀约,我就毅然决然地答应了。”

    《小丑》

    内心的真实写照

    《“吃吃”的爱》是蔡康永给《康熙来了》观众的礼物,片中插曲刘家昌原唱的《小丑》则是小S的内心真实写照。“我以前都是耍完宝回家卸妆的时候唱这首歌。”蔡康永要求她拿掉油腔滑调,用清新的唱腔,认真地唱。片中配合《小丑》那场戏其实并没有要求小S哭,反而在她脸上画了鬼脸。但是小S在唱到“是他的辛酸化作喜悦”的时候,回想一路走来的辛酸,没忍住,当场热泪盈眶。“蔡康永就说,你脸画成这样,到底是要观众哭还是笑?我说那我不管了,因为这就是我此刻真实的心情。”

    唱片

    与其都卖不好 不如唱喜欢的

    小S的英文名叫DEE,她很喜欢大象,2014年她出了一张EP《elephant DEE》。她说,这么做是为了让观众摆脱“小S=谐星”的刻板印象。这张专辑里有很多私心,除了《心脏喷血》由姐姐徐熙媛作词,其余四首的词曲由她一手包揽,《BLUE》则由闺蜜范晓萱制作。

    许雅钧不理解她,为什么不唱朗朗上口的歌,小S毫不客气地反驳:“现在唱片市场就是惨淡,不管你出什么就是不卖,那我就一定要出我自己要唱的歌。而且还是老娘自己出钱。”

    原计划是电影宣传结束后,她开始筹备下一张专辑,但没想到她生生把嗓子累哑了。她说如果声音一直处于这个状态的话,她也不知道下一张专辑在哪里。

    告别“康熙”

    没有不舍,只因早已疲倦

    《康熙来了》一播12年,已经成为很多观众的习惯。对于小S来说,更多的是庆幸:“因为我不用想到又是礼拜三要录五集,烦得要死。要跟制作人讨价还价说可不可以录四集,或是一点小感冒我就要在他面前假装咳嗽很严重,说最后一集我录不了啦。蔡康永就说徐熙娣你不要闹了,你今天不录,下礼拜就得录六集。所以结束‘康熙’,一方面这个很美好的回忆永远留在我心中,另一方面每次要录五集的煎熬终于结束,我很快乐。我没有办法跟观众们一样不舍,我很舍得,因为我也觉得疲倦了。”

    [新鲜问答]

    Q:怎么受伤了?

    A:我是在录《姐姐好饿》第二季期间跌倒的。隔天还得录两集,而且有一集是谢霆锋。我本来是想以最美的姿态来迎接他,没想到最后是坐轮椅。

    Q:蔡康永有发慰问吗?

    A:他就非常兴高采烈地说:“我看到你坐轮椅的新闻了,我就想说太棒了,幸亏不是在我拍片期间受伤。”就觉得说好险不是他面临这一切。

    Q:马上就生日了吧?

    A:6月14日我39岁,但是没有很想办生日。因为40岁听起来就像是,我已经40岁了,人生的另一个新的开始。和我已经39岁了,快要40岁了,听起来就不一样。除非是我周遭的亲人和姐妹们想聚一聚,因为我们已经有太久没见了。范范忙演唱会,我忙电影,大S忙她自己的事,所以如果大家真的很想聚的话,我想说……哦,(汪)小菲的S Hotel 6月13日在台北开幕,我觉得可以趁开幕的时候,顺便庆个生。

    Q:为什么拍哭戏要吃芥末?

    A: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拍电影,第一天拍我被医生判脑瘤,第二天拍我边吃面边哭。我就跟蔡康永说,康永哥,我是第一次当演员,你这样会不会太折磨人?他说没办法啊,林志玲就这两天有档期。我说,又是林志玲……

    Q:看你有夸林志玲啊。

    A:我俩有几场情绪很浓的对手戏。她有点吓到我,她的演技竟然是有灵魂的。看完粗剪之后,她突然给我发语音,七条,都是最长极限的,带着哭腔夸我真的好纯粹,好美。听完我就想去跟菩萨忏悔,以前说了太多造孽的话了。所以我真的感谢她这么用心地夸奖我。

    Q:那以后还会黑她吗?

    A:永生不讲我做不到,我答应她从电影上映开始我就再也不讲她坏话,下线之后我再恢复原来的自己。可是在电影宣传期的每一个访问中,我都讲了很多她的坏话。她就说每讲一次我就要戒酒两天,我想可以呀,反正我也在减肥,也没喝酒,正好符合,所以讲她坏话也OK。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