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x60广告位
234x60广告位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 > 生活消费 > 疫情过去后,共享充电宝更该担心美团
  • 疫情过去后,共享充电宝更该担心美团

    时间:2020-06-13 19:57:49  来源:  作者:浏览:  

    对于刚刚从“伪风口”翻身,成为具备可观盈利能力线下支付场景的共享充电宝来说,2020年上半年和过去经历的每一次艰险都不一样:“黑天鹅”新冠疫情出现了。原本已经看到持续盈利并逐步扩大利润面的共享充电宝,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纷纷退潮的2017年末。

    由于社会各界需要严格执行隔离措施,进而对实体经济造成了打击,也对整个商业模式依附于各形态实体经济体的共享充电宝造成了冲击。公共商业场所一日无法正常营业,共享充电宝也就多一日无法正常运转的周期,无人使用和没有收入几乎能够划上等号。

    疫情之后是逐步复苏

    共享充电宝行业当前由“三电一兽”占据主流市场份额,即聚美优品控股的节电、飞毛腿参与投资的来电、金沙江创投领投的小电、以及雷军系资本参与投资的怪兽。存活至今的企业背后,要么站着明星资本要么就是上游行业重要角色,曾在关键时刻提供了相应输血支持。

    经历了共享单车等共享经济早期的粗放式运营风格后,共享充电宝在2017年风向转变时纷纷选择了精细化运营,如今已有多家头部企业宣布盈利,并共同推动租赁价格上调。持续盈利曙光在前,共享充电宝却还不能高兴得太早,现阶段还需着眼于疫情后的恢复工作。

    一名广东东莞的网吧经营者向锋科技表示,在网吧暂停经营数月的调整后,仍有消费者不断前来租赁共享充电宝,但数量大幅减少仅有之前的三分之一,使用率基本处于日均20次以内。共享充电宝运营方向网吧提供的入场分成,也缩水至疫情前的三分之一。

    街电CEO万里在接受腾讯新闻棱镜栏目采访时,给出了较为乐观的数据:疫情期间街电新增活跃用户规模高达数百万,并在2020年4月再度实现了正向现金流,具备“足够的安全边际”。万里还表示,截止到5月下旬,共享充电宝日均订单达到了近800万单规模。

    与网吧交流中锋科技得知,共享充电宝对于网吧和运营方都是低投入长回报业务:该店安装的共享充电宝柜机可收纳12部充电宝,归还全靠用户自觉却常出现归还超柜机容纳上限的情况。运营方会将租金收入的30%作为入场分成交予网吧,而运营方维护周期可以长达一年一次。

    疫情发生前已经形成的用户使用习惯,加上正在向好的趋势,可能是街电面对媒体表现得超出外界预期的原因。另一方面,共享充电宝正在悄然之中提升盈利空间,从业者表示,网吧餐饮店面的共享充电宝租金已在近期上涨至3元每小时,酒吧之类的高消费场所更是达到了6元每小时。

    虽说还没有完全回归疫情前的营收水平,但随着全国各地对外出活动和公共场所消费的逐步放开,共享充电宝回暖一事几乎是板上钉钉,“三电一兽”们将按照2018年下半年延伸至今天的路线持续拓展。

    本在向好的共享充电宝

    2017年对于共享充电宝行业极为重要,共享单车大战让共享经济成为了大众用户容易理解的概念,资本也更愿意投入在当时还没有找到可靠盈利模式的行业。也是在这一年,共享充电宝遭受了社会各界质疑,低成本租赁充电设备面对消费者履约、使用习惯等尚未确定的因素时,显得有些薄弱。

    最著名的案例莫过于王思聪和选择带领聚美优品入股街电的陈欧之间的隔空喊话,事件最后演化成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流量来源,但之后不再有较大声量的事件,相比起彼时还在大鸣大放的各互联网创业风口,整个共享充电宝行业似乎在一夜之间变得极为低调。

    一部分企业在烧掉投资后选择退出行业,被外界视作共享充电宝走向没落。同时却有更多的企业走向精细化运营,即与上游企业合作降低硬件投入成本提升品质,进一步控制投放和维护所需开销扩大租赁业务盈利面。

    也是在这段时间内,冷静下来的共享充电宝“找对了路”。街电在2018年8月宣布连续三个月规模化盈利,小电宣布完成数亿元B+轮融资与老牌电池企业比亚迪(002594,股吧)合作,怪兽充电多次完成雷军系资本参与的投资,引入了颇受好评的小米充电宝背后的紫米供应链。

    资本之所以愿意持续为共享充电宝输血,正是在于其没有跟进共享单车的盲目扩张,而是把主要精力专注于降成本增收益上。150元~300元的单机柜软硬件成本、单人2000~4000个管理规模、低至1~3%的年损耗率与10~20元的年维护成本,让共享充电宝生意本身可持续化。

    虽然智能手机续航大幅提升后,消费者对充电宝(移动电源)产品的需求持续走低。但与之相对的,是共享充电宝与充电宝(移动电源)的关联性持续提升,出门在外的应急充电需求并没有完全消失,而共享充电宝较好地承接并拓展了持续盈利的需求。

    如今共享充电宝形势较为明朗,根据艾瑞咨询报告,被收购时就处于领先地位的街电依旧保持前列,2019年营收超15亿元和多家明星资本投资的小电、怪兽、来电同处第一梯队,“三电一兽就此形成”。

    就在这个一切向好的初夏,共享充电宝行业需要在疫情影响之外,去面对美团入局可能带来的变化。

    美团来了

    在本地生活领域越发根深蒂固的美团,于今年3月正式成立了共享充电宝事业部并在5月对外公布。这之前美团共享充电宝经历了长达半年的筹备期,可见美团内部对这一项目的重视以及积攒了多少足以冲击行业的势能――项目公开后立马宣布进入百余城市,目标直指全国市场。

    美团充电宝覆盖的线下商家相较共享充电宝行业现有规模更广:不仅是已经和美团点评有深入合作的线下餐饮娱乐门店,便利店、中大型商场与公共场所都被纳入美团的铺设范围。自2017年11月关闭后再度启动充电宝项目,与线下消费活动结合可能是美团更为看重的缘由。

    当前版本的美团App中,将商户提供的内容(餐饮、娱乐、住宿、电影等)作为展现重点,虽然共享充电宝业务还没有独立入口,界面设计上也延续了整体的以呈现商户为主的思路,要将充电宝引流至商家作为其在租赁营收之外的另一个主要使命。

    美团共享充电宝默认为大地图界面,呈现各个充电宝站点的形态与共享单车如出一辙,习惯使用此类共享经济的用户易于上手。点选单个站点后,除开充电宝数量信息,最主要的便是店铺名称、图片和位置。附近站点列表亦是如此,像是把美团分发店面的依据从餐饮等内容变成了充电宝。

    即使美团澄清充电宝部分和餐饮外卖相对独立,不会将充电宝作为主界面商家排名的主要依据,更不会以充电宝去影响线下商家。不过美团的入局的的确确给“三电一兽”带来压力,市值飙上千亿美元的美团不会有过大资金压力,充电宝-消费的组合也比纯粹租赁关系具有更多复杂度。

    因此,共享充电宝行业在未来会和强势进入的美团形成怎样的关系,将是比何时恢复至疫情前营收规模更值得关注也更加跌宕起伏的故事。与上游供应商深度绑定,是“三电一兽”短期内相较美团而言的优势,三年来积攒的运营经验和能力也是与美团拉开差距的来源。

    更重要的是,共享充电宝企业是否可以在接下来超越充电租赁,往具有智能化和精细化分发的LBS服务方向延伸。美团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充电宝潜藏的想象力,但最终能将其转化成为人津津乐道商业故事的企业,现在还在和竞争对手一同处于起跑线上。

    陈欧或许是押对了方向,少有人看好的共享充电宝,却在今天成了互联网创业浪潮中较早实现盈利能力的赛道。不过谁能在租赁充电宝的基础上,走向连商业计划都未曾想象过的未来,对于“三电一兽”对于美团而言都还是未知数。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