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资讯 > 新闻爆料 > 医美乱象:国内的外国整形医生 九成没有执业资格

医美乱象:国内的外国整形医生 九成没有执业资格

时间:2018-06-04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钱炜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天是最公平的,要想得到老天没有给你的东西,你必须付出代价!

山西太原一家酒吧周年庆典现场,数十位“网红脸”美女组团围观。图/视觉中国

山西太原一家酒吧周年庆典现场,数十位“网红脸”美女组团围观。图/视觉中国

逆天的整容为何“惹火”

编者按

“整容这件事,是逆天的。天是最公平的,要想得到老天没有给你的东西,你必须付出代价。而这个代价,绝不仅仅是钱。它需要你接受手术带来的痛苦、疤痕,以及各种可能的远期并发症。”更何况,医疗美容在中国急速发展过程中,还滋生出“黑医美”这个恶之花。

两年前,上海姑娘杨锦玟在“十一”长假期间去美容院做头发,其间,造型助理一直劝她趁着最近价格优惠做个隆鼻的微整形。明眸皓齿的杨锦玟,对自己脸部五官唯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鼻子,总嫌鼻梁还不够高。助理告诉她,微整形无需麻醉不用动刀,只需著名微雕大师往鼻梁上打一针玻尿酸,就能让鼻子挺拔起来。这些话说到了杨锦玟的心坎儿上。她一动心,就在美容院做了隆鼻注射。

回去后不久,杨锦玟就感到鼻子剧痛无比,而且鼻梁接受注射的地方开始发白。她去找美容院,对方解释说这是打针后的正常反应,过几天就会消失。然而,接下来的几天里,杨锦玟鼻子的症状非但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严重。这时候,她知道再去跟美容院交涉也无济于事,便四处求医,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找到了北京丰联丽格医疗美容医院院长、中国美容整形协会美容与再生医学分会副会长王冀耕。

“我看到小杨的时候,已经是她接受鼻注射的7天后,当时她的鼻子皮肤表面已变色,下面还有一个血痂,其实是里面已经烂了。对这种情况,只能是做手术,把注射物取出来,但并不能保证100%都能把异物取出。注射物已经扩散在鼻组织中,要取出来就会把鼻子自身的组织也带出来,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毁容。”王冀耕解释说。

手术进行得还算成功。然而,做完手术后,杨锦玟的鼻子贴上了一块大纱布。伤口的恢复至少需要一个月,去掉纱布以后,鼻子上留下了一个非常明显的疤痕,疤痕的淡化又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杨锦玟原本是上海某银行的VIP客户经理,由于要闭门养伤,原先的工作没法儿再做了。她的心情长期郁闷、压抑、焦虑,“好好的一个美女,把自己折腾成这样。”王冀耕一边脱下乳胶手套,一边感叹说。

如今,杨锦玟的鼻梁上依然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疤痕。如果想进一步修复,还需要再做一次鼻整形手术。王冀耕说,杨锦玟的医疗事故,问题出在针打在了鼻部血管上。

杨锦玟遭遇了一家典型的“黑医美诊所”。她并不知道,打美容针这种所谓的“微整形”也属于医疗范畴,根据国家规定,需要在医疗场所由医生来完成。美容院根本不具备开展医疗美容项目的资质,属于非法行医。

“现在‘黑医美’不是很多,而是非常多!”王冀耕说这句话时将重音落在了“非常”二字上。

从奥美定到微整形

根据更美APP发布的《2017年医美黑皮书》,全国正规医美诊所只有9500多家,而黑医美诊所是前者的6倍,约有60000家,它们往往规模小、隐蔽性强,常隐身于生活美容店、住宅区与酒店中。黑诊所的手术量是正规机构的2.5倍,非法执业者是合规执业者的9倍,有15万人之多。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求美者往往更信任外国的整形医生,而实际上,90%的“洋医生”都是非法执业者,北京有近100个“韩国名医”,但合法登记者只有10人。

2017年5月,国家卫计委(现国家卫健委)、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社部、海关总署、国家工商总局与国家食药监总局7部门联合开展了打击非法医美专项行动。然而,业界人士指出,除非发生医疗责任事故,那些非法医美的从业人员才会承担刑事责任,一般情况下,黑医美诊所被发现后的处罚都很轻——没收医疗器械,处以最高两万元的罚金。在这种情况下,黑医美很难杜绝。

黑医美现象是医疗美容这个朝阳产业在中国急速发展过程中滋生的恶之花。与欧美发达国家人口平均8%~10%的整形率相比,中国人仅有1%的整形率,但从规模上看仍为全球第二大的整形美容市场,业内外无不为之振奋和垂涎。欣欣向荣又乱象丛生,是这个产业的基本画像。“医美江湖的水很深,‘黑医美’只是其中一个问题”,王冀耕意味深长地说。

“30多年前,我做一台双眼皮手术的收费是20.50元,如今差不多要1万块钱。”医美这个年轻行业的发展之快,超乎了王冀耕的想象。

1984年,刚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毕业的王冀耕,被分配到同年成立的解放军总装备部北京黄寺美容外科医院参与筹建工作,可算是中国医疗美容的最早一批开创者。

当时,全国只有极少的大型综合三甲医院里开设整形科。成立于1957年的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又称八大处医院)是全国第一家也是长期以来为数不多的整形外科专科医院。那些三甲医院的整形外科医生们,眼里只有那些体表先天畸形或后天创伤造成的畸形及功能障碍的患者,并没有想到自己手中的医术,还能用在外型健全、正常但希望自己变得更美的“求美者”身上。

在手段上,当时的医疗美容也仅限于开个双眼皮、做个隆鼻手术,如今的瘦脸针、丰面颊等注射美容,热玛吉、光子嫩肤等光电手段,以及吸脂、植发、私处整形等五花八门的奇技淫巧,尚未进入国内或被发展出来。

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郭树忠解释说,医疗美容这个词是中国学者提出来的,是有中国特色的叫法,后来也被政府所采用,国外并没有这个说法,在医学专业上也并没有这个分类。

医疗美容在医院体系里没有地位,常被人看不起。王冀耕回忆说,“大学同学吃饭时,我的那些在心内科、脑外科的同学们一听说我被分在了美容外科,就会半开玩笑地说,不就是拉双眼皮的吗?气得我再也不参加同学聚会了。”然而,在那个中国社会正在发生历史性转折的年代,王冀耕很快就感受到了这一行的巨大潜力。

1992年,邓小平发表南巡讲话,提出“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就在这一年,黄寺医院在北京新侨饭店附近新开设了一家门诊部,候诊大厅里每天都挤满了求美者。每当有人从诊室出来,候诊者们就高举着手中的纸条围在门口喊“到我了!到我了!”高峰时王冀耕一天要做30多台手术。

不同于治病救人的严肃医疗领域,医疗美容针对的是健康人群,满足的是人们在审美方面的心理需求,属于消费医疗,利润空间大,再加上医保不覆盖,使得公立医院对此并不重视,市场的手反而能轻易触及这一领域。

山东省青岛市一名19岁的姑娘李奕霏,决心整容成她心目中的偶像刘亦菲。注射玻尿酸之前,在医生的要求下,李奕霏卸妆做准备。图 视觉中国

很快有掘金者发现这是一个富矿。2000年左右,一个名叫吴建伟的福建莆田人在成都一家医院里开设了整形美容科。他发现生意火爆,很快又开了一家华美整形美容门诊部。

吴建伟的医美第一桶金是通过奥美定注射隆胸挣到的。奥美定是从乌克兰传入国内的一种通过注射进行丰胸的液态材料,由于不用像假体丰胸那样需要做切开手术,因而一推向市场就获得广大求美者的追捧,在当时形成一股风潮。王冀耕回忆说,“当时一毫升奥美定卖25元,做一个隆胸往往要打好几百毫升的奥美定。”在吴的带动下,莆田老板蜂拥进入医美行业。以吴建伟为首的一批莆田系医美机构大肆推销奥美定注射,赚得盘满钵满。

但很快,形势一片大好的医美产业遭遇了一次严重打击,问题正出在了让吴建伟发家的奥美定身上。该产品的副作用在注射后两三年内大规模爆发,引起乳房发炎、感染、胸部变形,给众多注射隆胸的女性带来一生的痛苦。

然而,引起如此严重后果的奥美定,居然是一款经过国家药监局批准的合法产品。“这个事情牵扯的人太多了,从官员到从业人员……1999年奥美定鼎盛时期,一个学术会议曾举办“奥美定之夜”,还请了众多德艺双馨的演艺界人士来站台。你说这个锅谁来背?”一位业界人士分析说。

奥美定事件后,医美领域的另一个著名重大事故就是2010年,超女王贝在面部削骨手术后的意外死亡。此后一段时间,很多人都产生了整形手术风险高这一刻板印象,监管部门也加大了对手术的规范管理。

在此背景下,随着技术的进步,危险系数相对较低的微整形开始流行。从打下巴、打脸颊再到打额头,随着“线提拉”技术的成熟,女性很多时候不用开刀就能拥有“蛇精脸”。再比如,面部除皱提升,以前的常规手段是大拉皮手术,切口有二十几厘米,创伤与风险较大,恢复期也长。现在采用肉毒毒素注射、玻尿酸填充,或者激光镭射除皱,有些项目甚至能够“午休做手术,下午就上班”。王冀耕表示,近20年间,肉毒毒素的使用与光电技术的发展,是医学美容领域最重要的两项技术进步。

当年奥美定事件后,吴建伟皈依佛门,将名下医院卖给了同为莆田系的陈金秀。尽管吴建伟离场了,但如今,莆田系依然是医美产业的主导力量,有数据表明,中国近80%的医美机构都是莆田系资本开办的,莆田系医美掌握着国内最优质最高端的客户资源。

关键词:整容 整形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