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资讯 > 山西新闻 > “战地手记”记录惊心动魄的生死争夺战

“战地手记”记录惊心动魄的生死争夺战

时间:2018-09-15 18:23:21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作者: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为了给病人顺利输血,医护人员站在高高的凳子上加压输血。

保安和医护人员小心翼翼地转移病人。

有条不紊地抢救病人。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9月12日晚6点,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产科一年轻妇女产后出现大出血,导致休克昏迷,情况十分严重。得知情况的重症监护室主任张栋和护士长宋燕紧急召集相关多科医护人员组成抢救小组,经过6个多小时的紧急抢救,终于将休克昏迷的产妇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参与紧急抢救的重症监护室主任张栋是广州医科大学博士,师从钟南山院士,曾在美国耶鲁大学留学一年。抢救结束后他心潮起伏,深深为和平医院的医护人员而骄傲,他们传承了白求恩精神。13日凌晨2点,他一气呵成写下了“战地手记”,发到医院科主任群里,被刷屏,点赞无数。

张栋的“战地手记”

9月12日晚6点,当我就要结束病历检查时,突然接到重症监护室护士长宋燕的电话:”主任,快到一下产科,有病人大出血!”我放下电话,匆匆把正在写的总结交给科里的云鹏,迅速直奔产房。直觉告诉我,又一次战斗就要打响了……

当我和宋燕奔到三楼产房时,眼前的场景让我惊呆了。胎儿在5分钟之内从妈妈肚子里抢出来,产妇随即出现了产后大出血,接生护士的裤管都被鲜血染红了,满地都是血。有十几个医护人员正在紧张地抢救病人。麻醉科付海花等四五个大夫正在抢救孩子,由于新生儿呼吸微弱,他们紧急给孩子气管插管,吸氧进行辅助呼吸,孩子的脸红润起来,有了光泽。我们则快速赶到大人身边,只见病人呼吸窘迫,神志不清,嘴唇发紫,一位麻醉师正在用简易呼吸器辅助病人呼吸。产科护士长王晶霞为了能让血快速进入病人体内,站在高高的凳子上加压输血,助产士紧张地为病人缝合侧切撕裂的伤口,在这样的情况下,妇产科医生在三分钟内赶下来为病人穿中心静脉通路、气管插管。产科的副主任刘俊丽为病人进行子宫按摩,但是鲜血仍然不停地涌出,重症医学科的许冬冬、李青医生和宋燕护士长、产房的护士长等全部的护士都在各自的位置与死神展开争夺战。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过去,因出血太多,再加上病人较胖浑身浮肿,根本没有地方再建立静脉通道,这个紧要关头最重要的就是要保证呼吸循环正常。此时,产妇荣荣(化名)的意识一点一点地模糊,逐渐处于昏迷状态,血压也不断下降,呈休克状态,而病人大出血的状态依然没有缓解,我的眼里满是涌出的鲜血,像溃堤的江水到处肆虐。因产科抢救设备不全,产房和产床的地方小,病人不能再等了!我和宋燕护士长商量后,迅速将病人转到重症监护室(ICU)紧急抢救。

从电话通知ICU、上电梯,到进入ICU单间,时间不到三分钟。ICU那些穿蓝衣服、紫衣服的“特种兵”们迅速接管了产妇荣荣。重症监护室的医疗装备的确让我们打起“仗”来很顺手。重症医学科许冬冬给产妇气管插管后,接呼吸机辅助通气,确保足够的氧供。我摸了下产妇的颈内和股动脉的搏动,由于失血过多,很微弱。这个时候患者最少已经流失了三千多毫升的血液了,而血压已经降到50/ 18mmHg,看来只有在锁骨下静脉输血了,如果不能成功建立输血通道,这场生命争夺战将彻底失败。我试穿了两次,都没成功,用力深吸了口气,第三次终于成功了。

我放置好导管,总值班安庆海科长、产科朱主任,输血科杜肖刚主任都在床头焦急万分,做好了一级战备。当接到病人要血的通知,杜肖刚主任二话没说,便飞奔出去备血了。他打电话给医务科秦主任让他联系血站,秦主任说:“你们继续战斗,我联系血站,保障供血!”秦主任每次的回复都很利索。

“告知家属,下达病危。调整注射泵,加压输血,纠正酸中毒,设置呼吸机参数,放置有创动脉,监测尿量,镇静,抽血化验,监测血气……”就这样,由产科朱主任和我坐镇指挥,大家各司其职,一切有条不紊,忙而不乱。

经过加压输血,浓缩的红细胞和金黄的血浆像一股清泉流入患者血管,产妇荣荣逐渐有了意识,大声喊她名字也能慢慢睁开眼睛,两个新来的年轻医生不停地按摩着子宫,流血逐渐少了,而且有了血块,但仍然没有彻底止住。“只有进行动脉栓塞才能止血!”方案既定,立刻通知介入科李培民主任。“我马上就去,动脉栓塞一会儿就搞定。”李主任从1997年开始已经在放射科宣传栏上用粉笔推介这项工作,到现在已经开展20年了,早已修成正果,全身血管指哪打哪,毫不犹豫。我们为病人接好转运呼吸机,将所有插管安全维护后,准备将病人转入介入科。由于产妇较胖,体重足有170斤,总值班的安庆海科长调来四个保安小伙抬病人,第一次抬着出门,病人情绪烦躁得很,被迫退回来。我让徐文杰医生试着给点镇静药,病人渐渐安静才顺利转入介入科。

四个小伙子像转运战场的伤员一样小心翼翼地把产妇抬到介入室进行动脉栓塞止血。宋燕护士长主动穿上铅衣,走路都有些不稳了,一路上的呼吸道都是她在亲自看护,生怕出点差错。把病人放到手术床上,手术开始了,当手术做到十几分钟的时候,患者忽然呼吸急促,氧饱和一直往下掉,宋燕赶紧拿出简易呼吸器给病人辅助通气,两三分钟后患者生命体征再次平稳,氧饱和度达到99%,看着她熟练地维护输血管路,我突然觉得她像个解放军战士。

一切都顺利地进行着。

手术成功后,四个保安小哥缓缓地把病人抬下来,迅速返回了ICU室。徐文杰医生抱着10公斤重的氧气筒跟着车飞跑,我突然觉得他像打仗电影里背步话机的那个年轻的通讯兵。重症监护室里的苗苗、雅楠把床单铺好,接上呼吸机,安好注射泵,将产妇身上的血迹擦干净,盖上洁白的被子。此时已是子夜12点,产妇的血压回升了,尿量也有了,大伙儿这才松了口气。

我走出医院时,夜色已经很深了,只有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那几个红色霓虹灯依然亮着,照着前路。天上没有星星,在初秋清凉的空气和略带寒意的阵阵微风中,红色的和平医院大楼像个巨人一样傲然耸立……我脑海中闪过了在抗战时期,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老院长何穆带领老一辈和平人战地救护的场景。今天,我们也打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漂亮仗!

记者手记

截止到山西晚报记者发稿时,产妇已经从重症监护室转回产科,身体状况平稳。面对山西晚报记者的采访,重症监护室主任张栋和护士长宋燕介绍说,当时患者病情平稳了已经深夜12点了,患者的母亲给我们买来了热乎乎的饭和汤,一直说着谢谢、谢谢……

夜深了,这一次与死神的斗争成功了,重症医学科经常打响类似的“战争”,而这个团队也早已身经百战了,这支队伍在关键时刻总能凝聚在一起。为了患者,这次多学科的合作没有耽误一点时间,他们再一次经受住了考验。

山西晚报记者 张文举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