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x60广告位
234x60广告位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资讯 > 重庆新闻 > 涪陵榨菜靠什么逆势上扬
  • 涪陵榨菜靠什么逆势上扬

    时间:2020-04-04 19:51:52  来源:华龙网-重庆日报  作者:浏览:  

    3月27日,涪陵榨菜股价收盘报收30.20元,相较一个月前的开市价格,上涨约7元,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市值由此大涨近50亿元。

    同一天,重庆日报记者在涪陵区采访获悉,今年该区种植覆盖千家万户的脱贫产业青菜头(榨菜主要原料)采购工作已全面结束,收砍面积、销售收入、农民人均青菜头种植纯收入,尤其是建卡贫困户种植收入等数据全线飘红,稳定带贫增收效应凸显。

    疫情影响下,这份成绩单来之不易。

    去年以来,涪陵区建立起“一个保护价、两份保证金、一条利益链”的联结机制,让农户及建卡贫困户、合作社和企业从相互博弈走向三方共赢,更让这项传统产业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

    猫鼠游戏

    过去经纪人收购青菜头压价,农户利益难保障

    3000吨,这是榨菜经纪人吴玉胜今年收售青菜头的总量,也创了他30多年来的新纪录——与以前每年收售三四百吨相比,一下子就提高了近10倍。

    说经纪人其实不太准确,因为自从去年组建群胜农榨菜股份合作社后,老吴的身份已从榨菜经纪人变成了管理132个成员、带动种植4000亩青菜头的合作社理事长。

    事实上,就算每年只有三四百吨,老吴也是当地不折不扣的销售大户,作为村里的能人,还被推举为村主任,但榨菜收售却始终不能让他满意。

    去年3月的一天,已是涪陵区江北街道邓家村主任的吴玉胜接到通知,到街道开会,会议的主题是“稳定、扩大榨菜的销售与供应”。

    他的收售新记录,便得益于这次会议。老吴等榨菜经纪人,被区里要求牵头组建股份合作社,还要与榨菜龙头企业、种植户分别签订协议。这意味着,他成为了连接榨菜企业与农户的中间人,一头要对企业负责,另一头要组织农户发展生产和粗加工。

    放在以前,老吴绝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

    “那时,我们和农户的关系就像‘猫捉老鼠’一样。”他告诉记者,由于不知道市场行情,走村串户收购青菜头时就得拼命压价,“不然,保不准我就要亏本。”

    农户想的是尽量卖个好价钱。邓家村建卡贫困户汪帮淑说,最好的青菜头是雨水节气前的,榨菜厂爱收,但此时青菜头的重量不行。过了雨水,青菜头会迅速膨胀,筋多了口感差了,重量却增加不少,农民喜欢这时候卖,但因为品质原因,榨菜厂却不愿意收了。

    “那时候看到经纪人上门,总担心收购价太低,我们就只能躲。”邓家村贫困户汪帮淑说。

    这样的“猫捉老鼠”游戏,伴随着涪陵榨菜的发展,持续几十年之久。面对多变的市场,时高时低的菜价,单一农户特别是贫困户往往很难赚钱。一旦捂货捂过了头,外地青菜头进来了,本地青菜头就只能烂在地里。经纪人和企业难以收到足够的优质青菜头,农户也常常承受“菜贱伤农”的苦果。

    这场博弈,没有赢家。

    两金一链

    一个保护价,两份保证金,一条利益链

    产业链前端的博弈,逐渐投射到终端上。

    “一位朋友曾告诉我,现在不太喜欢吃涪陵榨菜了,筋太多,有点嚼不动。”涪陵区一位区领导回忆说,“这引起了我们的思考。”

    为提升质量,涪陵上下做了大量的调研。“最后,我们决定还是从龙头企业抓起。”涪陵区委书记周少政说,龙头企业作为订单的发起和生产经营的最大主体,决定了青菜头贩子和农户的生产状态,其本身也应承担带贫益贫的责任。

    经过反复斟酌,一套基于“三变”改革基础的“两金一链”新机制逐渐成形。

    “两金一链”,即一个保护价、两份保证金、一条利益链。

    简单来说,青菜头种植户及建卡贫困户与合作社签订合同,以现金、窖池、单季青菜头种植面积折价等形式入股,青菜头按照每吨800元的保护价卖给合作社,并享受合作社盈利的二次分红。同时,合作社与榨菜企业也签订协议,为企业提供榨菜生产原料粗加工,企业收购价不低于1728元/吨。按照两个协议,合作社每销售一吨粗加工榨菜原料,有150-200元的利润,而村民每亩可收入2400元(按亩产3吨计算)。

    一条从田间地头到商品货架的产业链条就这样形成了。一方面,粗加工从工厂前移到了合作社,解决了企业用工难、收储有限的难题;另一方面,合作社成为榨菜企业第二生产车间,保证了粗加工利润,促进了合作社发展;合作社有了保护价,也就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两份保证金是对协议执行的约束:一份保证金由合作社交给榨菜企业,按照青菜头每吨30元来交;另一份保证金由种植户交给合作社,同样也是每吨30元,建卡贫困户则免交保证金。种植户保质保量把青菜头交给合作社,即可退回这笔保证金,如果愿意自己卖也行,保证金就不能退了。这份协议,钱虽不多却很管用,有效约束了村民,也避免了单个农户面对市场的风险。

    当然,政府也参与其中。涪陵区组建了振涪农业科技公司,通过入股榨菜股份合作社的方式撬动合作社发展、监督合作社运行、为村民种植青菜头提供技术保障、促进农村“三变”改革。

    同时,区里提出每发展1家符合条件的股份合作社,财政即给予补助资金25万元,“真金白银”支持发展股份合作社。

    “政策支持力度这么大,再不搞股份合作社岂不是有点可惜?”吴玉胜笑道,去年5月他发起成立群胜农榨菜合作社,8月变更为榨菜股份合作社,有社员132户,其中建卡贫困户53户,由此终结了多年的“猫捉老鼠”模式。

    而企业招工的难题也得到解决。“每年需要大量的季节性人手,企业不好找工人。合作社把这块承担起来,帮我们解决了大麻烦。”涪陵榨菜集团董事长周斌全说,只有保障了种植户和建卡贫困户的收益,提高他们种菜的积极性,企业生产的原材料品质才能得到保证,“所以,对菜农的保护就是对企业的保护,更是对整个产业链的保护。”

    2019年,涪陵新组建榨菜股份专业合作社197个。在涪陵青菜头的主产区——涪陵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区,40%以上的农户加入合作社,园区内贫困户入社2269户,实现全覆盖。

    三方共赢

    农户、合作社、企业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

    今年是“两金一链”新机制运行的第一年。春节前后,正是青菜头收砍的旺季,然而新冠肺炎疫情发生,让榨菜企业普遍感到棘手。

    “全靠股份合作社发挥出本村本土的优势,在做好防疫的前提下,短时间内就找到足够多的劳动力。”看着一车车青菜头被拉进厂区,周斌全心里的石头落了下来。

    青菜头收购顺利,加上疫情期间“宅经济”格外活跃,让榨菜集团的股价一路攀升,逆势上扬。

    心往一处想,劲儿才能往一处使。合作社固然有号召力,种植户的积极性也是重要因素。

    “既然签了合约,就得信守承诺!我们也不想看到青菜头烂在地里。”汪帮淑告诉记者,按照每亩2400元计算,自己种植的30亩青菜头少说也能卖个7万多元,再加上二次分红以及务工所得,一个冬闲时节挣的钱就接近8万块。

    收入有了保障,村民们全都铆足了劲儿。百胜镇中心村65岁的袁世杰种了一辈子青菜头,但过去青菜头价格不稳定,最低的时候甚至只卖两角钱一斤,让他和村民都没有足够的信心发展生产,因此常常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今年则不一样,老袁加入了村里新组建的莱和榨菜股份合作社,并交了750元履约保证金。“签了协议后,心里就踏实了。”他说,冬闲不闲,自己一口气把十余亩地全部种上了,收砍的25吨青菜头也都卖给了合作社,2万元现钱揣进了兜里。

    39岁的贫困户袁亮去年只种了10亩青菜头,今年一下扩展到30多亩,80吨青菜头已全部被合作社收购。

    合作社方面,去年莱和榨菜股份合作社与榨菜集团签订了一份5000吨青菜头的收购协议,并按每吨30元共15万元交了履约保证金。合作社理事长况小华伸出大拇指点赞:“榨菜企业给合作社的保护收购价,保证了每吨青菜头在扣除各项成本费用后,能有150-200元的利润空间,这让我们更有信心动员农户大胆种菜。”

    数据显示,今年涪陵区青菜头销售总收入14.16亿元,较去年增加6153万元;农民人均青菜头种植纯收入逾1900元,较上年人均增收95.24元;其中建卡贫困户种植青菜头1.22万余户,实现销售收入3000余万元,户均纯收入达2160元,较上年增收15%——新的机制正释放出红利。

    创新驱动

    传统产业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

    村里一直都有合作社,为什么以前收青菜头要困难得多呢?

    “以前的合作社太虚了。”曾搞过合作社的况小华解释。那时,合作社与农户是松散的合作关系,既没有链接上龙头企业,也没有真正把农户特别是贫困户组织起来,“合作社就像是我一个人的,除了提供一点技术上的帮助外,生产、销售好像都和我没有关系了。”

    现在的股份制合作社则不一样,不仅有保证金作为约束,而且种植户还以现金或土地入股,享受保护价优先收购、保底与盈利二次分红、合作社务工等待遇,利益联结更为紧密。

    “所以,‘两金一链’的关键,实际上是机制创新驱动形成的紧密产业链条。”涪陵区委副书记周波说,通过政府的推动,榨菜生产已变成了订单式的产业,企业需要多少订单,合作社就发动多少农户。而农户也有了预期,因此无论是种植面积还是产量都稳步增长。此外,农户积极性的提高,也让收砍进度加快,质量上更有保障。

    “我们今年还要推广这种机制。”周波表示,去年一些农户还抱着观望态度,怕合作社的窖池满了之后被压价,一些经纪人也有些犹豫,感觉一下子要拿出这么多保证金来有些担心,“相信在今年的成绩单面前,这些疑虑大多会打消,保守估计今年实际种植面积还将增加15-20%。”

    记者还了解到,涪陵投资50亿元建设的“中国榨菜城”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将依托榨菜、泡菜、酱类三大产品品类串联式智能化生产线构建生态农业链,还将建设中国榨菜博物馆、榨菜文化景观区、榨菜国家级研发中心等项目,建成达产后,年产值将超过100亿元。

    机制创新,让农户和建卡贫困户、合作社、企业坐上一条船,从彼此博弈走向协作共赢;科技创新,让涪陵榨菜这个古老的产业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随着产业链上各方积极性的充分调动,产品不断创新升级,“涪陵榨菜”这个传统产业将不断带动更多群众增收致富,这块“金字招牌”也必将越擦越亮!记者 管洪 颜安

    关键词:
      我菜都不去买了,一定要去找她
    • 我菜都不去买了,一定要去找她

      昨天早上7点10分左右,一位大伯突然在杭州中山北路晕倒,幸好遇见了两位懂急救知识的女士。她们对大伯进行了十来分钟的心肺复苏,一直持续到120赶到现场。...

        关键词:心肺复苏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