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资讯 > 贵州新闻 > 四面冲关出峡谷黔中首郡再展翅

四面冲关出峡谷黔中首郡再展翅

时间:2018-11-29 17:24:25  来源:贵阳网  作者: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阅读提示:

  “每平方米3400元左右。”10月19日,刚调进思南县城某单位的谢先生走遍河东的多维国际、城北的江岸名都、河西的西南商贸城等多个楼盘,他还想再看看是否有价格再低点的。

  看到谢先生犹豫,几家房开公司销售经理均劝他早些定下来:“兄弟,目前思南的房价不算高,与相邻的石阡、印江差不多,比德江还便宜呢。”

  销售经理的话确实不假,据全省公布的各地8月商品房价格,思南县城的每平方米商品房均价为3389元,与之紧邻的石阡为3279元、印江为3140元、德江为4103元、沿河为4026元,在铜仁西部的5个县城中处于中间,处于全省县城的中下。

  然而,就在5年前,思南消费水平长期高企,主因则是县城房价处于全省县城的中上,比相邻的印江、德江等县城房价甚至高出一倍。

  在全国各地房价高企之时,思南的房价为何反而趋于平稳?

  “这是思南抢抓国家政策和重大项目实施的机遇,勇突‘四关’取得的最大惠民成果之一。”思南县住建局局长李锐说,沿江而建的思南山城长期受困于腾龙峡,东有太平关,南有得胜关,西有小岩关,北有大岩关,四关围城导致城市建设土地极为稀缺,加之江边斜坡地带建房成本高,过去房价相对较高。

  近年来,思南紧紧抓住杭瑞高速、乌江河堤整治、易地扶贫搬迁、园区建设等国家重大工程机遇,中间重保护古城,城市建设突破“四关”向山要地,东接凉水井、南抵孙家坝和邵家桥、西至大河坝、北抵鹦鹉溪,快步推进同城化,完全打开了城建新格局。

  中间重保护千年古城风韵足

  10月20日,乌江河畔西岸,思南县城安化街卢家码头,周家盐号,贵州现存的唯一盐号古建筑群,占地1600平方米的古典封闭式四合院,见证着乌江千年盐运史,以及思南明、清时代的商贸繁荣。

  千里乌江,浩浩荡荡,奔腾不息,在中下游的思南形成一开阔水面,至重庆涪陵汇入长江。在交通不发达的水运时代,陕商、湘商、川商、渝商等外地客商乘船经涪陵逆流而上,把布匹、食盐等商品贩入沿河、思南、石阡、凤冈、余庆等地,船到思南便很难上行,思南就成了众多商家落脚首选地。

  在逝去的岁月里,乌江古盐道上的盐号星罗棋布,仅在思南这座城市,就先后存在过70多家盐号。

  人流、物流的聚集,让思南成为武陵山腹地的经济、文化、交通中心,秦时即设黔中道,故思南称“黔中首郡”。600余年前,明朝廷先后在思南设宣慰司、置思南府,思南在乌江的政治中心地位日益凸显,城市规模越来越大,到本世纪初,县城常住人口超过8万人。

  “县城变化最大的时期还是西部大开发以后。”居民蒲恒权一心想跳出“农门”,自上世纪90年代进城经商,他刚进城时,思南只有一座乌江大桥,从该桥到现在的乌江三桥几公里间还是菜园,很荒凉。

  顺着青石板铺就的石梯小路,笔者爬上腾龙峡旅游度假区兽王山山顶,俯瞰思南古城,只见山色空蒙,江水潋滟,思南古城沿江而建,城中房屋密集状如棋子,桥梁衔接遥相呼应,江两岸四大关隘尤为险要。

  所谓四大关,正是思南县城四周的大岩关、小岩关、太平关、得胜关。在兵荒马乱的年代,四关就是思南城天然的要塞,至今尚有城堡、战壕等古军事遗迹。但在飞速发展的新时代,四关又把思南山城困在河谷地带,难以跨越。

  “以前路太窄,赶场天人车半天不得过。”在44岁的县城南门居民文江的记忆中,二街、三街总是一副颓败样,房屋挨挨挤挤,街道狭长脏乱,在街上待几分钟头上肩上便落满了尘灰。

  随着城市化步伐的加速,处于峡谷地带的思南县城越发拥挤,3条依山层递而上的主街上连错车都很困难了,建设用地异常紧张,建房只能劈山造地。随着旧城改造的兴起,一些房开商盯上了黄金地段卢家码头。

  卢家码头正是思南城过去的中心。清道光年间,盐商周镐璜在这里花3万银圆修建了自家的盐号,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见证着思南昔日的辉煌和变迁。

  是折旧建新,还是护旧到老城区外开辟新天地?

  历史文化厚重的思南决定突破千难万险,保护好古城,突破四关向山要地建新城。

  穿梭在思南古城,大街整洁有序,小巷锃亮的石板路还留着古人的脚印,府文庙、万寿宫、旷继勋烈士故居等古迹古宅修旧如旧,宅院深深、古朴庄严。老街人家的门口照旧摆着绿豆粉、甜酒花甜粑、米豆腐等小吃摊,县城古韵十足、吆喝声如旧。

  周家盐号和青石小巷,在历史文化和现实利益的博弈中能完好地保存,不仅体现了文化大县思南对文化传承的重视,还逼着思南闯出了一条城建新路,为峡谷山城迎来海阔天空。

  东近太平关乌江岸边汇美食

  思南山城素有“东边不亮西边亮”之说,如今已是另外一番景象。

  每天傍晚下班后,思南县城的乌江大桥、乌江二桥、乌江三桥上的车辆、行人格外多起来,老城的居民纷纷过河到河东的民族风情街享受美食,食尚筷乐、太兴湘菜、何四毛鱼庄等店均客满。

  然而,5年前的河东还是一片荒凉,时常遭遇滑坡、洪水淹没等自然灾害威胁。

  “那时候乌江水每逢汛期都会上涨,临岸的群众总是面临水灾危险。”江东社区老支书张永强说,在江东的沿岸片区,每年至少有70户居民长期受到洪水淹没的灾害,损失惨重。

  1998年,随着思南港区河东配套工程的启动,江东社区的沿岸河堤开始了长达数年的治理。在河堤治理的第一阶段,由龙洞沟至罗家滩一带的河岸获得初步治理成效。2012年至今实施河堤治理的第二阶段,罗家滩至陈家寨均达到防洪标准。随着乌江沙坨、思林等梯级电站的建成,汛期乌江水流量得到有效调节,思南江东这片饱受水灾之困的土地总算迎来了晴天。

  为了有机对接思剑高速思南西站、杭瑞高速思南东站,思南接连建成了乌江二桥、乌江三桥,启动江东棚户区改造工程、开发民族风情街,全面改善江东片区水电路讯等基础设施。

  “河东、河西连成了一片,真是太方便了。”关中坝街道沙洲社区居民王守富说,以前他是屠夫,每天要到河西县城的金丰农贸市场卖猪肉,必须得徒步走到乌江大桥过河,要一个多小时。乌江三桥开通后,只要20多分钟就能到达金丰农贸市场。随着河东片区的繁荣,如今的王守富就在田秋小学旁经营糖烟酒副食店,自建的5层楼房全部出租,年收入已超过10万元。

  乌江三桥已把城北新区和龙江片区有机连成一片,扩建后的304省道成为一条城市新大道,一直延伸到凉水井镇息乐溪、鹦鹉溪镇皂角溪等村。为了实现以城带乡,思南合并原思唐镇江东社区、鹦鹉溪镇原皂角溪村、凉水井镇华溪沟村等20个村(社区),设置关中坝街道办事处。

  如今的思南河东片区,棚户区改造基本完成,多维国际、滨江花城等风情园林小区及乌江文化健康产业园拔地而起,汇聚了当地特色和外地美食,兴建了白鹭洲、润丰、富生源等酒店,民族中学、思南三中、田秋小学等校园书声琅琅,成为思南居住和服务业新区。

  规划齐整、仿古装饰,米白的房屋墙面镶嵌着棕红木质窗框,氤氲出淡淡的古色古香,汇聚了美食、休闲项目的民族风情街正成为思南地标性街道。

  随着城东大道、滨江大道的建成,思南——印江快速干道的修建,乌江千吨级综合港的兴建,田秋文化产业园的规划建设,昔日荒凉的河东正成为黔东现代物流中心。

  北攀大岩关五老峰下政令畅

  “大岩关,下了!”这是思南人干杯时最爱说的一句俗语,是用大岩关距乌江的高度来比喻喝掉杯中酒的深度,用终于下得大岩关的心情来抒发干杯后的爽。

  思南山城背靠主峰五老峰,大岩关就在五老峰山腰。经过大岩关的304省道,曾是思南西部10多个乡镇进城的必经之路。在大岩关可俯瞰思南城,但要从关口开车到乌江大桥,一路弯弯拐拐需要10多分钟。

  乌江从南向北流,以前每逢雨季,洪水会倒灌进靠江边的河街,给街上的住户、商户带来巨大损失。

  西部大开发以来,国家开始在乌江左岸思南县城段修建防洪堤,思南借机沿江向北拓展城市空间,向北搬迁客车站、县人民医院的同时,修建温泉大道、城北大道等城市干道,引进房开商开发江岸名都、思丰财富广场、温泉酒店等小区和景点,城市一直向北延伸,直抵鹦鹉溪镇的龙江村。“10余年前,城北还是个死角,尽是坡坡坎坎烂房子,如今马路宽、房子亮、家园美,江岸名都成了新的城中心。”城北菜农文江高兴地说,以前担心没了菜地无法生活,如今日子好得很。

  如今的城北新区,江岸名都、星月花园、盛世豪庭等临江住宅小区鳞次栉比,中伟·中央广场、小商品批发市场、温泉旅游度假基地、乌江假日酒店人来人往,集居住、休闲、娱乐、商贸为一体,信用社等多家银行、大型超市、特色餐饮、浴城歌厅霓虹闪烁,好不热闹。

  为了不使沿江向北的城北新区显得狭长,思南又从大岩关起,沿五老峰山腰拉通中和大道。五老峰主峰下,县行政服务中心、县公安局大楼拔地而起,面朝乌江、背靠主峰,视野开阔、政令畅通。北京路上的梵净山中学书声琅琅、朝气蓬勃。廉租房圆了上万群众的进城梦。

  中和大道穿过杭瑞高速乌江特大桥下,迂回向下连接思南乌江三桥,直连乌江东岸、杭瑞高速思南东站,方便快捷。

  “城市的飞速发展让我们的生活日新月异。”大岩关居民赵祖常说,以前虽说住在城郊,但五老峰下全是石旮旯、乱坟岗,白天种地都害怕,水路不通,娶媳妇都难,如今才真正成了城市人。

  西穿小岩关大道通衢产业

  从沿榕高速出思南西站,就可见坐落在双塘办事处双龙大道边的西南商贸城,是一个集商住、商贸、物流为一体的城市综合体,其住房每平方米售价4500元,据说其价格为思南目前最高。为何比乌江边的江岸名都的房价还高呢?

  公司销售经理说,西南商贸城位于双塘经济开发区双龙大道核心地段,距县城主城区仅两公里,包含综合商贸区、汽车之家、物流仓储、高端住宅、五星级酒店等8大功能区,总占地面积约800亩,是目前黔东北规模最大的综合商贸物流园,辐射周边印江、石阡、德江、沿河、凤冈、余庆、湄潭等县,将彻底改变思南的商业格局。

  然而,6年前,该商贸城坐落之处还是一片乱石山。虽然距县城很近,但小岩关像一道绝壁,难通公路,加之严重缺水,区位优势根本无法显现。桃园社区居民赵国怀说:“以前石旮旯里种满庄稼,还缺粮吃。挑菜进城去卖时要下坡,回来要上坡。”

  打通小岩关隧道是思南人多年的梦想,但近一公里的隧道需要花费近8000万元,对于财力紧张的思南来说只能望关兴叹。

  随着国家重点工程杭瑞高速、省重点工程沿榕高速的修建,思南终于迎来破关良机。2013年,长897米、宽15米、总投资7882万元的小岩关隧道终于贯通。

  小岩关隧道把城区与原属鹦鹉溪镇的双龙片区、大河坝镇的双塘片区紧密连接。长7.5公里、宽36米的双龙大道随之拉通,双塘大道也随后开建,拉开了思南西部新城区双龙园区建设大幕。又从乌江经过多级提灌解决缺水难题。

  随着城建最大瓶颈——路和水的破除,昔日的石旮旯成了投资热土。天豪车业、中国大博金太阳能光电等20多家实力企业纷纷入驻,县体育馆、易地扶贫搬迁新区、西南水泥余热发电、五盛节能空心砖等项目快速落地。

  思南还整合原思唐、鹦鹉溪、大河坝等镇的村,以双塘为核心,新成立双塘街道。如今的双塘,西南国际商贸城、万丰国际商贸城、万丰农贸市场等大型购物场所在此安家,栋栋高楼、座座工厂拔地而起,工业、商业、服务业空前繁荣,成为思南群众的理想居住地。为打造思南南部新城区打下坚实基础。

  “双塘新区已成为思南的交通枢纽和工业龙头。”双塘街道云山社区光头哨子粉店主李万强说,小岩关隧道直接带动了思南原造船厂片区的繁荣,拉近了20余个乡镇与县城的距离,他的早餐店每天可卖300多碗。

  南靠得胜关工业教育齐振兴

  从滨江大道顺着腾龙峡沿乌江逆流向南,很快抵达思南县工业园区的灯油坝产业园。一座座标准厂房里传来绵绵不绝的机器声,来往的车辆载着原料和靓丽的产品往返穿梭,标准厂房又将扩建……

  位于乌江两岸的思南县工业园区,以灯油坝园区为基础,扩展至如今的双塘产业园、关中坝产业园,总规划面积超过38平方公里,已入驻企业125家、年产值80亿元。

  灯油坝产业园始于2008年,原主要以孙家坝镇境内的石材、化工、建材、新型石材、服饰加工等项目为主。已吸引福安石材、广宇水泥厂等企业入驻。

  走进园区的黔东北石材城,3万平方米的厂房、9条生产线一片繁忙。四川省中江县环球实业公司董事长、福安乌江石材公司总经理杨官文说,丰富的石材资源、优越的交通区位、人才资源,以及城市发展前景,坚定了他投资思南的决心和信心。

  然而,以前的灯油坝园区交通条件极差。贵州南塑包装有限公司法人苏苗超说,5年前,整座思南县城堵车严重,他曾在从县城去工厂9公里的路上被堵六七个小时,车门积满厚厚的灰土。如今不到20分钟就能从城区回到工厂。

  随着园区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入驻企业日益增多,思南决定沿园区继续向南扩城至邵家桥镇。邵家桥新城区集产业、行政、教育、医疗、居住等功能于一体,是以教育为主的宜居、宜游、宜商的城市新区。

  作为贵州教育、文化名县,2013年起,思南率先在贵州高起点、高水准开建县级教育园区。该园区规划占地2100亩,建成后园区常年在校师生约4万人。

  思南教育园区,望不尽的莽莽苍苍、芳草碧绿。去年6月,有着110多年历史的思南中学从拥挤的老城区率先整体搬迁至园区,开启思南教育兴县新征程。

  教城融合、工教一体是该园区的特色。园区已入驻思南中学、思源实验学校、书生中学等多所学校,形成较为完备的教育体系。环境优美、基础设施完善、生活服务现代化的教育园区,正引领邵家桥成为南部新城区。即将迁来的职业学校,将结合园区企业需要,开展校企合作培养实用人才队伍,推动企业增效、群众增收。

  曾一江独领风骚的思南山城,已有杭瑞、思剑高速交汇,并开通县城东南西3个进出站,乌江航运已复航,东南西北城区大道相连,县城常住人口接近20万人,城市规划扩至50平方公里,全县城镇化率达到48.2%,昔日“首郡”再次突围崛起。

  蓝色乌江孕育着思南城。任志平摄

  双龙大道旁崛起一个产业园区。梁祖江摄

  思南石材产业风生水起。梁祖江摄

关键词:
    一4龄童小区内被车压死 肇事者系隔壁邻居
  • 一4龄童小区内被车压死 肇事者系隔壁邻居

    5月24日傍晚17:40分左右,铜川路上一小区内发生悲剧:1名4岁男童遭遇车辆碾压经抢救无效死亡,而肇事的是隔壁邻居驾驶车辆所致,而在事发时,两名男孩正在小区内玩耍...

      关键词:小区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